•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20
    2019-11-12
  • 太爱无疆傍晚,我漫步在太湖岸边,饮着秋风,披着着晚霞,欣赏着太湖的的风光...... 太湖,在那些文人墨客的笔下是多么的美好,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最好画卷;然而,也许很少有人知道它的罪恶,很少有人知道它狰狞的脸。那时的渔船没有机械化,全靠人力使篙支橹,每年...[浏览全文]

  • 19
    2019-11-05
  • 我的好兄弟有人说,上苍是公平的,你生命里缺失的东西,他会用另外一种形式补给你。这句话,我似乎信了。 十几年的寒窗把我送到了一所铁路高职院校,校园出奇的小,站在校门口就可以看见后面的校墙,要在这个迷你版的大学待上三年,我觉得我的人生除了大起大落的落以外...[浏览全文]

  • 51
    2019-10-28
  • 君问归期,未有期故事发生在2003年的西安,那时的我,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如今业已立,家已成,以此文寄托心中的些许遗憾,寄予故人。 叶落归根,倦鸟归栖,盛放足了的花朵归于尘泥,你看,世间万物都知归宿,唯独你,掩于市井却超然物外,不思故里,不知归期。 与君...[浏览全文]

  • 16
    2019-10-28
  • 点滴贵州行(一)贵州的那一头有个麻尾 因为四伯,我们带着父母亲又去了趟贵州。 第一次去贵州,那是20年前,海南还没有铁路,我们乘船过琼州海峡,从海安码头陆路颠簸大半天,赶到当时中国最南端的火车站--湛江站,搭乘火车到了贵州麻尾。 麻尾,贵州的一个小镇,如果不...[浏览全文]

  • 51
    2019-10-24
  • 老了的岁月,不变的情傍晚是黄昏的舞台,夕阳又穿着红彤彤的衣裳在云彩间徘徊,预告着这一天将要落幕。 不出所料,她又来了,背着光,从远处走来。夕阳照映下她佝偻的身影被拉得老长,她微笑着,即使脸已经老得皱巴巴了,即使牙也差不多掉光了,却依然像个孩子一样,充满期待,颤...[浏览全文]

  • 24
    2019-10-15
  • 我也曾想过要一了百了你有坐过夜车么? 嘈杂,疲惫,悲凉,如同饮着一杯发凉的苦酒。 记忆中,夜车总是会有一种别样的仪式感,沉沉的夜里,一个心事重重的旅人偎在车窗上,灯光如老电影般一幕幕切过,偶尔映出他沉默的侧脸,铁轨在呼啸,风在疾行,而他一无所知。 不得不说,夜车...[浏览全文]

  • 30
    2019-10-15
  • 一餐珍贵的午餐午餐,在生活中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人每天都会进午餐。但是,60年代,70年代,80年代、90代,00后的人,每一个年代,都有一段不同的故事,每一个年代,品尝的午餐都不一样。出生在70年代的我,品尝了一餐珍贵的午餐。 那是2019年10月9日,湖南城步苗族自治县...[浏览全文]

  • 55
    2019-10-15
  • 铿锵玫瑰在喀左县城利州新村街面上,一溜各类门市店面中,挤着一家看上去并不惹眼的美发店,牌匾上写着四个楷书字体:九紫美发,这九紫美发的女店主,长着一幅白皙的面庞,胖乎乎的脸,脖子上佩戴者亮晶晶的乳白色钻石项链,给人热情开朗时尚大方的印象。中等身材,...[浏览全文]

  • 43
    2019-10-11
  • 记自闭症儿10月7日,还在假期,冯说要送点麻糕出去,给一位他去做义工时认识的师傅。 好啊好啊,等我稍空下,我答应着。 小孩大了,也知道感恩了,尽管在家中还是很烦,有着各种问题,但他在社会上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当然也有我在这几年中指引的作用。 小孩也在准备加...[浏览全文]

  • 35
    2019-10-11
  • 流逝的年味每一年人们都是忙忙碌碌的,也是在忙碌之间迎来了,一年才有一次的年夜。 记得小时候在除夕那天,大人们也是忙碌的,不过不同的是,那时候他们忙着准备这天所需的东西对联、门神、浆糊、煮熟的腊肉和祭祀祖先用的供品;并且邀请亲戚到自己家来吃早饭,相约一...[浏览全文]

  • 56
    2019-10-05
  • 珍惜粮食就是不忘本人是贱皮子货,忘本是一部分人的本性,只有挨过饿受过穷的人,才会稍稍有点爱惜粮食的表现,才会看见糟蹋粮食的行为,看到人们暴殄天物的现象心疼,耿耿于怀。 虽然说我是60后,但幸运的是没有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对于那时候的挨饿,只是听父母亲,听爷爷...[浏览全文]

  • 55
    2019-10-05
  • 为爱的秘密最近到了一家新公司上班,新公司附近有个大商场,商场的楼上有一个很大的美食广场,每天中午这里挤满了周围上班的人、还有逛商场的人、商场上班的人。我也偶尔成了这一拥挤的人群中的一员。我经常是打好了饭,端着饭盆找地方坐。这的服务还不错,吃完饭留下...[浏览全文]

  • 17
    2019-09-24
  • 丐人有义单慈菇去幼儿园(也许叫学前班)接了女儿柳枝回来,途经街边公园的进出路口,见到一个睡在旁边的乞丐,身边摆放着一个陈旧的不锈钢小盆,里面稀稀落落地盛放着几星硬币。他一边叫着 行行好---- 一边拿着那盆在地上笃得声响,还向慈菇母女伸了一只脏兮兮的大手...[浏览全文]

  • 33
    2019-09-18
  • 长辫子女孩她有一头令许多女孩都梦寐以求的长发,时而如瀑布悬垂于半空,浅笑着与人聊天;时而自然而然地披在背后,随意地走在大街上;时而扎着长长的麻花辫,在树荫下恬静地看书。空气中偶尔弥漫着洗发水的清香,不时有人将眼光瞟到她身上。那目光,有艳羡,有赞美,有...[浏览全文]

  • 23
    2019-09-12
  • 老街坊三年打工,我都是住在一栋八层大楼。 我对面住的是一位楼龄30年的老太太,85岁了,一人独居,儿女都在国外。 她言谈随和,总是笑嘻嘻的,我总叫她老街坊。 老街坊一星期下楼买一次菜,上下楼梯时,一手按着楼梯右边横杠,边走边用手中的一块大布料顺手擦它。...[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