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9
    2019-09-12
  • 老街坊三年打工,我都是住在一栋八层大楼。 我对面住的是一位楼龄30年的老太太,85岁了,一人独居,儿女都在国外。 她言谈随和,总是笑嘻嘻的,我总叫她老街坊。 老街坊一星期下楼买一次菜,上下楼梯时,一手按着楼梯右边横杠,边走边用手中的一块大布料顺手擦它。...[浏览全文]

  • 38
    2019-09-10
  • 夜幕里丫头,来,坐。瘦高的老大爷扶着矮他一头的老大妈坐在石椅上。 老头,这儿人多,别叫我丫头,我现在既老又胖,你都不嫌害臊。大妈小声说。 这不习惯了吗?孩子妈,你坐着,我给你打水去。大爷向不远处的直饮水机慢慢走去。 大妈靠着石椅呆呆地凝望:要是我走...[浏览全文]

  • 2
    2019-09-01
  • 舞动的天使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著名的天合骨科医院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情。 这天早晨,医院里一位名叫乔三喜的年轻男护工,走完了生命的最后时光。九点钟,整个医院的大小音响设备全部打开,播放起舞剧《天鹅湖》的欢快乐曲。这时,除了正在做手术的之外,所有能停下片...[浏览全文]

  • 22
    2019-08-30
  • 乞丐与诗人繁华的的大街上,有一个乞丐。他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自幼失明。 一天,他向一个走近他的诗人求乞。 诗人本身也是个穷人。但他把自己仅有的几个硬币默默地全都给了他,然后掏出笔在乞丐胸前的牌子上写了一句话:世界常春多美好,可怜我眼却无光。...[浏览全文]

  • 25
    2019-08-28
  • 站在羊群的中央,听风风掀起窗帘,一股凉爽透过全身。这是2019年第一次感觉到这初秋的凉爽。躺在沙发上,看着讲述藏族人几近纪实片《塔洛》,这温度一下子把这氛围与电影的青藏高原连在一起,就像是搭配的音乐。当一群群羊,被塔洛放出羊圈,土房,土墙,荒凉的山,吹过裸露土地...[浏览全文]

  • 8
    2019-08-27
  • 生而为人,你的三观不必要那么正我曾经听一个朋友诉苦,她弟弟曾经把她特别珍视的一张海报撕了,她就把她弟弟揍了。我问她,一张海报而已,至于发这么大火吗?她告诉我,她特别喜欢魔道祖师,那张海报上有她很喜欢的一个cos的亲笔签名,自己年纪很小,父母也不支持自己的喜好,这是她的一个...[浏览全文]

  • 34
    2019-08-21
  • 孩子,你要回自己的家天气立秋之后,白昼开始变短,黄昏来的越来越早。 下午6点之前,晚饭已经做好了,给外出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她至少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到家。 想到晚上的健身舞,开始的时间提前到晚上六点半, 我就不再等待了,独自吃了晚饭, 就去了跳舞的广场。 舞蹈结束时...[浏览全文]

  • 30
    2019-08-20
  • 阎王刺一、 阎王刺 有一味中药叫阎王刺,别名云实根。 味苦辛、性平、无毒、归肺肾两经。能祛风除湿、解毒消肿。治感冒发热、咳嗽、咽喉肿痛、牙痛、风湿痹痛、肝炎----这药名显得有点恶,让人听起来也不太舒服,还有点害怕。不过这药能治恁么多病,对人却又是大有...[浏览全文]

  • 15
    2019-08-20
  • 一个让男人们潸然泪下的故事门口响起了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先生回来了。他没有象往常一样地一进门就喊:妞妞,妞妞,我回来了!饿死了!吃什么呀?他坐在沙发里发呆,我喊了他几声,他没有反应,我走过去一看,他神情黯然地委顿在沙发的一角,衣服上血迹斑斑。我大吃一经,忙问:...[浏览全文]

  • 25
    2019-08-20
  • 我再也不会活的像你只有活得好,离开的时候,我才敢说我还好,我总算没有虚度。 曾经那么渴望朋友们都喜欢你,都来找你玩,后来只想一个人或者两口子静静地过;曾经那么爱热闹,后来却向往安静,原来是老了。 人为什么要老啊?是为了离开还是为了要好好活过? 无论过得好不好,时...[浏览全文]

  • 38
    2019-08-19
  • 不是所有的念念不忘,都有回响多年以后,方怡嫁做人妇,梳理起自己从青春期开始便如藤蔓一般生长在暗落的单恋,心里还是有股酸酸的失落感。那些记录在加锁笔记本里的情愫,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是不能见光的。 男孩并不是故事中骑着白马的王子,但是却总是有能力在人群中闪闪发光。跟方怡一...[浏览全文]

  • 24
    2019-08-13
  • 惜别的海岸微风轻轻吹拂着绿叶,悄悄越过柳梢,慢慢勾起了我心中的回忆。 那年夏天,看着熟悉的教室、操场,阳光透过云层,折射下来,眼前的一切却还是如此的怀念。曾经以为日子很慢,时光很长。后来,才发现。踏上列车就是好多好多,好多年。才恍悟距离的另一个单位,...[浏览全文]

  • 26
    2019-08-10
  • 梦里许多年一袭红裙,鲜艳的像火团一样,腰间的束带打成了如花朵般的结,裙裾长及脚踝。穿红裙子的少女圆脸白皙,眉间眼角标致大方,乌黑浓密的秀发在脑后简单地用头绳系一下后便遮住了脖颈披散在肩头。 她可能是刚刚从外面疯闹回来,风风火火地跑到躺在床上的大林的面...[浏览全文]

  • 33
    2019-08-09
  • 挥手之间大林早晨一个人驾驶着丰田汽车行驶在省城的街路上,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在和妻子通话。一定要注意安全哪妻子在电话里娇嗔地叮咛着,妻子柔美的声音和想到再行驶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和家人团聚,大林心里不禁温情荡漾。 这条省会城市的主要大街像往常...[浏览全文]

  • 23
    2019-08-09
  • 安逸无忧人喜乐五月十三时刻到,关公霍霍来磨刀。 祥雨哺育庄稼苗,年丰产增农家笑。 国泰民富风协调,社会和谐任逍遥。 安逸无忧人喜乐,不怕坷坎怕三高。...[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