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45
    2019-09-14
  • 往后的月亮,都会有缺口今天校园里没有花香,也没有阳光;晨读时的空气不再是往日的清新,人们的读书声也失去了满怀的激情;食堂的阿姨也变得温柔,吃早餐的人却寥寥无几。回到教室,突然发现同学们往日的喧闹转化成他们默默学习的缩影。今天怎么那么奇怪啊? 我呆呆地看着他们,似乎...[浏览全文]

  • 9
    2019-09-10
  • 不再种花,也就避免了花落第一,我才分手没多久,还没有从阴影里走出来。第二,我接受不了我们之前的关系转换。第三,我觉得你对我说的话,你也可以对其他许多人说。第四,你是个很好的人,也是很会照顾女生的那种,可你对所有人都好,照顾的也太多了。 M 看着手机界面,一字一句的读...[浏览全文]

  • 43
    2019-09-05
  • 第二职业(十三)过了一段日子,菁菁要高考了,考场学校的大门前,莘莘学子云集,各路家长也纷纷赶来,日兰和菁菁来了,劳丽和超超来了,天明也来了,他坐在白色宝马驾驶室里,摁下车窗朝他们望着。 又过了一段日子,高考成绩通知书来了,菁菁考了686分,超超考了661分,都是...[浏览全文]

  • 29
    2019-09-05
  • 第二职业(十四)又过了一段日子,劳医生从医院候诊大厅走过的时候,看见了电视里的一个新闻:广南市市长杨旭光因受贿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这是一条爆炸性新闻,看电视的人就议论纷纷起来: 杨市长呀,他原来在我们市当副市长。 这个人平常道貌岸然的,原来是伪君子。 中央现...[浏览全文]

  • 52
    2019-09-04
  • 第二职业(十一)周日兰躺在床上和闺蜜劳丽打电话,手机那端的劳丽的声音有点兴奋: 日兰,快说说你和他的故事。 你说的他是谁呀? 哎,周总,你这不是明知故问,摆明不想说嘛,这个他当然是二流作家呀。 和他没故事。 你们不是在一起吃饭吗? 丽丽,我也不是常和你在一起吃饭...[浏览全文]

  • 7
    2019-09-04
  • 第二职业(十二)这以后天明就成了日兰家的常客,有时是给菁菁补课,这时候日兰会一边愉快地为他们准备用餐,一边喜悦地听着从书房里传出的天明给菁菁的讲课声,天明还是那样的侃侃而谈。 菁菁住校的时候,两人就偷偷幽会。 日兰在家里穿着吊带睡衣,在落地窗前等着,透过半...[浏览全文]

  • 16
    2019-09-03
  • 第二职业(十)夜更深了,也更静了,桌面上的小灯盏依然幽幽地发着光,电脑屏幕上依然是那页故事。 日兰把电脑亮着的那一面转向自己,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故事: 这是你的故事,还是你电脑里正在写的故事? 怎么,不真实吗? 听来真实,毕竟故事里的事,在社会生活中存在着,既...[浏览全文]

  • 32
    2019-09-03
  • 第二职业(九)山庄的夜晚仿佛也在静静听着故事,小桌面上的小灯盏也静幽幽地发着光,别具一格的红酒夜光杯的景致。 李天明和周日兰在山庄的小道上,一边漫步一边讲着故事。 我那年大学毕业,就有点名气了,我在大学就发表了不少的作品,毕业找工作不难,在一所重点高中当...[浏览全文]

  • 11
    2019-09-02
  • 鸡冠花红了夕阳,似乎把一切镀上一层桔红,橘红的桌椅,桔红的墙,阳台正晾着棉被,许穆把脸贴在棉被上,暖暖的,有一股阳光的气味,她透过棉被,挤出头来,看到窗外是来往的车辆,它们穿过融融的光晕里,窗外传来楼下饭馆做饭的香味,一种混合的糖味,许穆叹了口气,...[浏览全文]

  • 3
    2019-09-02
  • 第二职业(七)周日兰站立在公司总经理室的大窗前,一身的职业装,显出她的成熟和庄重,也勾勒出她丰满的胸脯,楚楚动人。 日兰感到自己在矛盾中。她喜欢天明,觉得天明的身影左右了她的视线:眼前常常浮现天明第一次提着电脑,挎着小挎包,在她门口的干干净净的身影,常常...[浏览全文]

  • 47
    2019-09-02
  • 第二职业(八)这注定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周日兰穿着吊带睡衣,站在家里的落地窗前,半俺着窗帘,外面是街灯,霓虹的世界。 日兰在给天明打电话,手机拨了两遍才接通。 喂,谁呀?声音好象有点遥远。 是我,周日兰。 哦,是周总呀,有事吗?天明的手机里好象听不到声音,没...[浏览全文]

  • 22
    2019-09-02
  • 邻嫂邻嫂不是无名女,只因活得太寂静,像葳蕤崖草,清晨拉开天幕,夜间关掉星星,不问雨水不侍桃花,尽心尽力呵护着那朵豌豆兰女儿。 有一天,女儿长大了,这朵豌豆兰耀眼得让她心疼,邻嫂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世界上走了一圈,这一圈的痕迹握着苍凉,松开热泪盈...[浏览全文]

  • 16
    2019-09-02
  • 生活,哪有那么多来日方长呢?那些一个人走过黯淡无光的日子里,你终于成了少年不可以替代的人,尽管最后他用尽全力,也没能留住你。? 窗外的大雨还在肆无忌惮的下着,四周沉闷的空气,没有一丝生气,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潮湿的空气夹带着腐朽的气味在慢慢扩散,那是老式家具的味道还是...[浏览全文]

  • 23
    2019-08-31
  • 不一样的女人不一样的命运(1)有一天跟嫂子闲聊,嫂子忽然对我说:老妹,咱们以前认识的兰子死了 怎么死的? 听别人说有病死的,死的时候没人管 他的儿子呢,才刚刚五岁,他爸爸带走了吗? 没有,他儿子好像是送人了,收养孩子那家看到她有病,看她可怜,曾给她拿了点钱让她看病。 她后找那...[浏览全文]

  • 9
    2019-08-31
  • 秋日秋日,阳光还很炙热,蜀葵依旧是浅紫的一株,槿言拉住姐姐朝沐的手,还是像小时一样,阳光依旧很强,槿言遮住光影看向远方,远方是一条路,路的一边是蓝色的铁皮,用绿苫围着,这条路的一侧正在施工,有些轰隆隆的声音。 绿树投下深色的阴影,槿言看向朝沐,...[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