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集贾平凹
详细列表页
  • 34
    2018-03-06
  • 残佛残佛,作者:贾平凹。去泾河里捡玩石,原本是懒散行为,却捡着了一尊佛,一下子庄严得不得了。那时看天,天上是有一朵祥云,方圆数里唯有的那棵树上,安静地歇栖着一只鹰,然后起飞,不知去处。佛是灰颜色的沙质石头所刻,底座两层,中间镂空,上有莲花台。雕刻...[浏览全文]

  • 28
    2018-03-06
  • 我是农民—乡下五年记忆我是农民—乡下五年记忆,作者:贾平凹。——乡下五年记忆贾平凹读了不到两年的初中,学校便放了长假。我被划为了1967的初中毕业生,那时我才14岁,瘦瘦的脖子上顶着一个大脑袋,脑袋的当旋上有一撮高高翘起的毛发。我总打不过人,常常人揪了那撮毛打,但我能哭,村里人...[浏览全文]

  • 25
    2018-03-06
  • 治病救人治病救人,作者:贾平凹。我第一次认识张宏斌,张宏斌是坐在我家西墙南边的椅子上,我坐在北边椅子上,我们中间是一尊巨大的木雕的佛祖。左右小个子,就那么坐着,丑陋如两个罗汉。对面的墙上有一副对联:相坐亦无言,不来忽忆君。感觉里我们已经熟了上百年。我们最...[浏览全文]

  • 27
    2018-03-06
  • 平凹作画记平凹作画记,作者:贾平凹。在年纪不老的作家里,我自诩我的毛笔字可入书品。但我确实没有临过帖,用钢笔写稿写得多了,随时又爱读一些碑,别人要我在宣纸上写,就写出来了。原本是一场玩事,所以从不为难他人的求索,给他写字不正好是练我的书法吗?差不多是求我一幅...[浏览全文]

  • 36
    2018-03-06
  • 龙柏树龙柏树,作者:贾平凹。龙是柏树,树长堰塘,塘在成都西的一个山拗里。我去看它的时候已经中午,天不晴不雨,恤恤地小船在长溪摇了一小时,人上岸,溪里的一群鸭子也上岸,竟一直导游到塘边。塘实在的小,像一口游泳池,塘边的土赤上去就是人家,孤孤的一家,那个...[浏览全文]

  • 54
    2018-03-05
  • 古土罐古土罐,作者:贾平凹。我来自乡下,其貌亦丑,爱吃家常饭,爱穿随便衣,收藏也只喜欢土罐。西安是古汉唐国都,出土的土罐多,土罐虽为文物,但多而价贱,国家政策允许,容易弄来,我就藏有近百件了。家居的房子原本窄狭,以致于写字台上,书架上,客厅里,甚至床...[浏览全文]

  • 51
    2018-03-05
  • 动物安祥动物安祥,作者:贾平凹。我喜欢收藏,尤其那些奇石、怪木、陶罐和画框之类,旦经发现,想方设法都要弄来。几年间,房子里已经塞满,卧室和书房尽是陶罐画框乐器刀具等易撞易碎之物,而客厅里就都成了大块的石头和大块的木头,巧的是这些大石大木全然动物造型,再加...[浏览全文]

  • 55
    2018-03-05
  • 致李珖致李珖,作者:贾平凹。当一门技艺成为艺术的时候,技艺人就陷入了尴尬,这如同有了雷锋,大家就希望雷锋永远地去做好事,如同看足球赛,踢赢了观众就发狂,踢输了观众就骂街。我们——你搞书法,我弄文学——有幸或不幸地成为艺术家了,我们的尊严从此是什么呢?...[浏览全文]

  • 55
    2018-03-05
  • 寡妇寡妇,作者:贾平凹。一入冬就邪法儿地冷。石块都裂了,酥如糟糕。人不敢在屋外尿,出尿成冰棍儿撑在地上。太白山的男人耐不过女人,冬天里就死去许多。孩子,睡吧睡吧,一睡着全当死了,把什么苦愁都忘了。那爹就是睡著了吗?不要说爹。娘将一颗瘪枣塞进三岁孩...[浏览全文]

  • 42
    2018-03-05
  • 吃烟吃烟,作者:贾平凹。吃烟是只吃不尽,属艺术的食品和艺术的行为,应该为少数人享用,如皇宫寝室中的黄色被褥,警察的电棒,失眠者的安定片;现在吃烟的人却太多,所以得禁止。禁止哮喘病患者吃烟,哮喘本来痰多,吃烟咳咳咔咔的,坏烟的名节。禁止女人吃烟,烟...[浏览全文]

  • 32
    2018-03-05
  • 读书示小妹生日书读书示小妹生日书,作者:贾平凹。七月十七日,是您十八生日,辞旧迎新,咱们家又有一个大人了。贾家在乡里是大户,父辈那代兄弟四人,传到咱们这代,兄弟十个,姊妹七个;我是男儿老八,你是女儿最?7旨液螅谛种诮愣加⒂⑽湮溆杏糜谏缁幔皇强闪嗽哿N夷鞘碧? /><link rel=...[浏览全文]

  • 34
    2018-03-05
  • 静虚村记静虚村记,作者:贾平凹。如今,找热闹的地方容易,寻清静的地方难;找繁华的地方容易,寻拙朴的地方难,尤其在大城市的附近,就更其为难的了。前年初,租赁了农家民房借以栖身。村子南九里是城北门楼,西五里是火车西站,东七里是火车东站,北去二十里地,又是一片...[浏览全文]

  • 8
    2018-03-05
  • 制造声音制造声音,作者:贾平凹。我去采访这个州刚刚离休的专员。采访结束后我们坐在客厅喝茶,他却放了一段录音问我听到什么,我说是风里的树声。是树声,他说,你听得懂这树声吗?有树风就有了形状,但风里的树是要说话的。你知道,这个州是一个贫困的地区,但因处在交通...[浏览全文]

  • 29
    2018-03-05
  • 猎手猎手,作者:贾平凹。从太白山的北麓往上,越上树木越密越高,上到山的中腰再往上,树木则越稀越矮。待到大稀大矮的境界,繁衍着狼的族类,也居住了一户猎狼的人家。这猎手粗脚大手,熟知狼的习性,能准确地把一颗在鞋底蹭亮的弹丸从枪膛射出,声响狼倒。但猎手...[浏览全文]

  • 24
    2018-03-05
  • 对月对月,作者:贾平凹。月,夜愈黑,你愈亮,烟火熏不脏你,灰尘也不能污染,你是浩浩天地间的一面高悬的镜子吗?你夜夜出来,夜夜却不尽相同;过几天圆了,过几天又亏了;圆得那么丰满,亏得又如此缺陷!我明白了,月,大千世界,有了得意有了悲哀,你就全然会照...[浏览全文]

热点阅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