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集季羡林
详细列表页
  • 9
    2018-03-06
  • 虎年抒怀虎年抒怀,作者:季羡林。真没有想到,一转瞬间,自己竟已到了望九之年。前几年,初进入耄耋之年时,对光-阴-之荏苒,时序之飘逸,还颇有点逝者如斯夫之感。到最近二三年来,对时间的流逝神经似乎已经麻痹了,即使是到了新年或旧年,...[浏览全文]

  • 51
    2018-03-06
  • 八十述怀八十述怀,作者:季羡林。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能活到八十岁;如今竟然活到了八十岁,然而又一点也没有八十岁的感觉。岂非咄咄怪事!我向无大志,包括自己活的年龄在内。我的父母都没有活过五十;因此,我自己的原定计划是活到五十。这样已经超过了父母,很不错了。不...[浏览全文]

  • 14
    2018-03-06
  • 在饥饿地狱中在饥饿地狱中,作者:季羡林。同轰炸并驾齐驱的是饥饿。我初到德国的时候,供应十足充裕,要什么有什么,根本不知饥饿为何物。但是,法西斯头子侵略成性*,其实法西斯的本质就是侵略,他们早就扬言:要大炮,不要奶油。在最初,德国人桌子上还摆着奶油,肚子里填满了火...[浏览全文]

  • 51
    2018-03-05
  • 怀念乔木(3)怀念乔木(3),作者:季羡林。这是我同乔木最后一次见面。过了不久,他就离开了人间。按照中国古代一些知识分子的做法,《留德十年》出版以后,我应当到他的坟上焚烧一本,算是送给他那在天之灵。然而,遵照乔木的遗嘱,他的骨灰都已撒到他革命的地方了,连一个骨灰盒都...[浏览全文]

  • 29
    2018-03-05
  • 记张岱年先生记张岱年先生,作者:季羡林。我认识张岱年先生,已有将近七十年的历史了。三十年代初,我在清华念书,他在那里教书。但是,由于行当不同,因而没有相识的机会。只是不时读到他用张季同这个名字发表的文章,在我脑海留下了一个青年有为的学...[浏览全文]

  • 11
    2018-03-05
  • 哭冯至先生(1)哭冯至先生(1),作者:季羡林。对我来说,真像是晴空一声霹雳:冯至先生走了,永远永远地走了。要说我一点都没有想到,也不是的。他毕竟已是达到了米寿高龄的人了。但是,仅仅在一个多月以前,我去看他。我看他身体和精神都很好,心中暗暗欣慰。他告诉我说,他不大喜欢...[浏览全文]

  • 30
    2018-03-05
  • 迈耶一家迈耶一家,作者:季羡林。迈耶一家同我住在一条街上,相距不远。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楚,我是怎样认识他们的。可能是由于田德望住在那里,我去看田,从而就认识了。田走后,又有中国留学生住在那里,三来两往,就成了熟人。他们家有老夫妇俩和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老头...[浏览全文]

  • 26
    2018-03-05
  • 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2)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2),作者:季羡林。二战期间,我被困德国,一呆就是十年。二战结束后,听说寅恪先生正在英国就医,我连忙给他写了一封致敬信,并附上发表在哥廷根科学院集刊上用德文写成的论文,向他汇报我十年学习的成绩。很快就收到了他的回信,问我愿不愿意到北...[浏览全文]

  • 36
    2018-03-05
  • 怀念西府海棠怀念西府海棠,作者:季羡林。暮春三月,风和日丽。我偶尔走过办公楼前面。在盘龙石阶的两旁,一边站着一棵翠柏,浑身碧绿,扑入眉宇,仿佛是从地心深处涌出来的两股青色*的力量,喷薄腾越,顶端直刺蔚蓝色*的晴空,其气势虽然比不上杜甫当年在孔明祠堂前看到的那一些...[浏览全文]

  • 13
    2018-03-05
  • 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声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声,作者:季羡林。按我出生的环境,我本应该终生成为一个贫农。但是造化小儿却偏偏要播弄我,把我播弄成了一个知识分子。从小知识分子把我播弄成一个中年知识分子;又从中年知识分子把我播弄成一个老知识分子。现在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耳虽不太聪,...[浏览全文]

  • 63
    2018-03-05
  • 为胡适说几句话(1)为胡适说几句话(1),作者:季羡林。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胡适是一个起过重要作用但争议又非常多的人物。过去,在极左思想的支配下,我们曾一度把他完全抹煞,把他说得一文不值,反动透顶。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看问题比较实事求是了。因此对胡...[浏览全文]

  • 22
    2018-03-05
  • 赋得永久的悔赋得永久的悔,作者:季羡林。题目是韩小蕙小姐出的,所以名之曰赋得。但文章是我心甘情愿作的,所以不是八股。我为什么心甘情愿作这样一篇文章呢?一言以蔽之,题目出得好,不但实获我心,而且先获我心:我早就想写这样一篇东西了。我己经...[浏览全文]

  • 43
    2018-03-05
  • 马缨花(1)马缨花(1),作者:季羡林。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孤零零一个人住在一个很深的大院子里。从外面走进去,越走越静,自己的脚步声越听越清楚,仿佛从闹市走向深山。等到脚步声成为空谷足音的时候,我住的地方就到了。院子不小,都是方砖铺地,三面有走廊。天井里遮满...[浏览全文]

  • 16
    2018-03-05
  • 一条老狗(3)一条老狗(3),作者:季羡林。我又躺在炕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两只眼睛望着黑暗,仿佛能感到自己的眼睛在发亮。我想了很多很多,八年来从来没有想到的事,现在全想到了。父亲死了以后,济南的经济资助几乎完全断绝,母亲就靠那半亩地维持生活,她能吃得饱吗?她一定...[浏览全文]

  • 51
    2018-03-05
  • 怀念乔木(2)怀念乔木(2),作者:季羡林。1986年冬天,北大的学生有一些爱国活动,有一点不稳。乔木大概有点着急。有一天他让我的儿子告诉我,他想找我谈一谈,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但他不敢到北大来,怕学生们对他有什么行动,甚至包围他的汽车,...[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