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集张爱玲
详细列表页
  • 18
    2018-03-06
  • 《续集》自序《续集》自序,作者:张爱玲。书名《续集》,是继续写下去的意思。虽然也并没有停止过,近年来写得少,列出后常有人没看见,以为我搁笔了。前些日子有人将埋藏多年的旧作《小艾》发掘出来,分别在台港两地刊载,事先连我本人都不知情。这逆转了英文俗语的说法:“押着马...[浏览全文]

  • 62
    2018-03-06
  • 诗与胡说诗与胡说,作者:张爱玲。夏天的日子一连串烧下去,雪亮,绝细的一根线,烧得要断了,又给细细的蝉声连了起来,“吱呀,吱呀,吱……”这一个月,因为生病,省掉了许多饭莱、车钱,因此突然觉得富裕起来。虽然生的是毫无风致的病,肚子疼得哼哼唧唧在席子上滚来滚去...[浏览全文]

  • 23
    2018-03-06
  • 更衣记更衣记,作者:张爱玲。如果当初世代相传的衣服没有大批卖给收旧货的,一年一度六月里晒衣裳,该是一件辉煌热闹的事罢。你在竹竿与竹竿之间走过,两边拦着续罗绸缎的墙——那是埋在地底下的古代富室里发掘出来的甭道。你把额角贴在织金的花绣上。太一陽一在这边的...[浏览全文]

  • 111
    2018-03-05
  • 姑姑语录姑姑语录,作者:张爱玲。我姑姑说话有一种清平的机智见识,我告诉她有点像周作人他们的。她照例说她不懂得这些,也不感到兴趣——因为她不喜欢文人,所以处处需要撇清。可是有一次她也这样说了:“我简直一天到晚的发出冲淡之气来?庇幸惶煲估锓浅5暮洹<奔钡? /><link rel=...[浏览全文]

  • 40
    2018-03-05
  • 夜营的喇叭夜营的喇叭,作者:张爱玲。晚上十点钟,我在灯下看书,离家不远的军营里的喇叭吹起了熟悉的调子。几个简单的音阶,缓缓的上去又下来,在这鼎沸的大城市里难得有这样的简单的心。我说:“又吹喇叭了。姑姑可听见?”我姑始说:“没留心。”我怕听每天晚上的喇叭,因为...[浏览全文]

  • 30
    2018-03-05
  • 有女同车有女同车,作者:张爱玲。这是句句真言,没有经过一点剪裁与润色,所以不能算小说。电车这一头坐着两个洋装女子,大约是杂种人罢,不然就是葡萄牙人,像是洋行里的女打字员。说话的这一个偏于胖,腰间柬着三寸宽的黑漆皮带,皮带下面有圆圆的肚子,细眉毛,肿眼泡,...[浏览全文]

  • 11
    2018-03-05
  • 谈女人谈女人,作者:张爱玲。西方人称一陰一险刻薄的女人为“猫”。新近看到一本专门骂女人的英文小册子叫《猫》,内容并非是完全未经人道的,但是与女人有关的隽语散见各处,搜集起来颇不容易,不像这里集其大成。摘译一部分,读者看过之后总有几句话说,有的嗔,有的...[浏览全文]

  • 43
    2018-03-05
  • 谈跳舞谈跳舞,作者:张爱玲。中国是没有跳舞的国家。从前大概有过,在古装话剧电影里看到,是把雍容揖让的两只大袖子徐徐伸出去,向左比一比,向右比一比;古时的舞女也带着古圣贤风度,虽然单调一点,而且根据唐诗“舞低杨柳楼心月”,似乎是较泼辣的姿态,把月亮都扫...[浏览全文]

  • 16
    2018-03-05
  • 谈音乐谈音乐,作者:张爱玲。我不大喜欢音乐。不知为什么,颜色与气味常常使我快乐,而一切的音乐都是悲哀的。即使是所谓“轻一性一音乐”,那跳跃也像是浮面上的,有点假。譬如说颜色:夏天房里下着帘子,龙须草席上堆着一叠旧睡衣,折得很齐整,翠蓝夏布杉,青绸裤,...[浏览全文]

  • 10
    2018-03-05
  • 借银灯借银灯,作者:张爱玲。有一出绍兴戏名叫《借银灯》。因为听不懂唱词,内容我始终没弄清楚,可是我酷一爱一这风韵天然的题目,这里就擅自引用了一下。《借银灯》,无非是借了水银灯来照一照我们四周的风俗人情罢了。水银灯底下的事,固然也有许多不近人情的,发人...[浏览全文]

  • 14
    2018-03-05
  • 走!走到楼上去走!走到楼上去,作者:张爱玲。我编了一出戏,里面有个人拖儿带女去投亲,和亲戚闹翻了,他愤然跳起来道:“我受不了这个。走!我们走?彼钠拗钥业溃骸白叩侥亩ツ兀俊八哑薅墼谝黄穑溃骸白撸∽叩铰ド先ィ 薄沟氖焙颍簧艋剑蔷突嵯吕吹摹V泄? /><link rel=...[浏览全文]

  • 57
    2018-03-05
  • 《若馨》评《若馨》评,作者:张爱玲。这是一个具有轻倩美丽的风格的一爱一情故事,也许,一般在小说中追求兴奋和刺激的读者们要感到失望,因为这里并没有离奇曲折,可歌可泣的英雄美人,也没有时髦的“以阶级斗争为经,儿女之情为纬”的惊人叙述,这里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女怎样得...[浏览全文]

  • 55
    2018-03-05
  • 谈看书谈看书,作者:张爱玲。近年来看的书大部分是记录体。有个法国女历史学家佩奴德(ReginePernoud)写的艾莲娜王后传——即《冬之狮》影片女主角,离婚再嫁,先后母仪英法二国——里面有这么一旬:“事实比虚构的故事有更深沉的戏剧一性一,向来如此。...[浏览全文]

  • 16
    2018-03-05
  • 私语私语,作者:张爱玲。“夜深闻私语,月落如金盆。”那时候所说的,不是心腹话也是心腹话了吧?我不预备装摸作样把我这里所要说的当做郑重的秘密,但是这篇文章因为是被编辑先生催一逼一着,仓促中写就的,所以有些急不择言了,所写的都是不必去想它,永远在那里...[浏览全文]

  • 34
    2018-03-05
  • 写什么写什么,作者:张爱玲。有个朋友问我:“无产阶级的故事你会写么?”我想了一想,说:“不会。要么只有阿妈她们的事,我稍微知道一点。”后来从别处打听到,原来阿妈不能算无产阶级。幸而我并没有改变作风的计划,否则要大为失望了。文人讨论今后的写作路径,在我...[浏览全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