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网专题页母亲
有关母亲的文章
  • 24
    2019-08-17
  • 久违的香瓜好多年没吃香瓜了,记忆中还是小时候的香瓜最好吃。后来,香瓜越来越甜了,反而不敢吃了。 具体的时间不好说,听说瓜农都开始给香瓜打甜蜜素,吃着是非常甜,可是,这样的瓜是会让人生病的。 今天,母亲从认识的人那里买来了几个没有打甜蜜素的香瓜,还是,...[浏览全文]

  • 6
    2019-08-17
  • 37岁的幼子是煤油灯把你抱进母亲怀里 汽油烧焦的灯芯 奶奶从不离口的兰花烟 ① 让你惊醒于山隙之间,夜晚蝉琴 至此,你从子宫走进1982年 父亲连夜打马 两百斤土豆 换回二十斤小米,半斤红糖 从此你站在一家人的头上 穿着迷你中山装 只要有父亲在,风来的时候 他就把风...[浏览全文]

  • 47
    2019-08-17
  • 且与真情共白首今天四十八了。我是个对人有耐心的人,却在时光上有点急性子,三十多的时候就盼着四十岁,四十岁的时候就盼着过五十岁。然后还会盼着过六十岁,盼着老去,希望在不知觉中迎来最后的一秒,没有恐惧,没有准备,没有痛苦,没有留恋也没有忏悔。大概是半生以来...[浏览全文]

  • 18
    2019-08-17
  • 母亲树水井边,道路旁,村寨里,河两岸,山坡上,树,树,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 一棵棵,一丛丛,一行行,一排排,一岸岸,一山山,树的海洋,树的世界,树的王国。 很久没有回故乡了。父亲,母亲,妻和我,还有儿子,抽出空闲,得以今日一行。 我们穿行在莽莽苍...[浏览全文]

  • 55
    2019-08-17
  • 有一盏灯,等你回来(五)今天晚上也一样,踮在板凳上,我们煮熟饭后,等大人回来。眼巴巴地等了不知道有多久时间,弟弟妹妹,靠着我,都睡着了。他们刚才都还在嚷着饿呢。一会,老三醒了。第一句话就是:好饿啊。老二、老四也醒了。还没有父母的影子。 老三提议:哥,爸妈还有回来啊...[浏览全文]

  • 9
    2019-08-17
  • 母亲的镰刀母亲的镰刀。母亲的镰刀文/苦乐年华上玄月的模样弯成亲切熟悉的眼眸纹理细长的木柄布满茧子的手磨得锃亮砍断的木条在土灶里咆哮老屋顶升腾…...[浏览全文]

  • 36
    2019-08-16
  • 初入校园伴着夕阳西下,父亲骑着二轮电动车,载着5岁的我出行。我呆呆地站在座椅前边,扫视着马路上的景色,嘴里冒出一句:爸,哥去哪儿了? 他去上学啦!父亲边哼着小曲,边回答我的傻问题。 我若有所思了一会儿,上学可以干嘛?为什么去上学呢? 嗯上学的话,你就能学...[浏览全文]

  • 27
    2019-08-16
  • 额头,磕进了一颗冰冷的钉她稚嫩的额头,磕进了一颗冰冷的钉。我却呆滞在一旁,铮铮地看血肆意流淌。我似乎在逃脱什么?罪? 在被窝里被父亲硬拽起来,饱含睡意,我糊涂地咽下午饭,再补刷牙齿,才让黄牙白了些。唉,耐不住三十七度的闷热,父亲抄起空调遥控器就是一阵乱按,结果电源开...[浏览全文]

  • 38
    2019-08-16
  • 童年小伙伴十岁的时候,村里突然迁入一户人家。丈夫名叫吴俊,是一个修鞋匠,天天挑着一副担子,走街串巷吆喝着:补鞋,补鞋!。妻子名叫胡英,是一位裁缝师,足不出户,送来加工的布料却可以堆成一座小山。他俩带着一个独子,名叫吴少有,插入四年级就读,与我同班。有...[浏览全文]

  • 13
    2019-08-14
  • 信佛小时候,有一年我去拜年,途中路过一间庙宇。 在去往舅舅家的路上,就在他村子的路口进去的地方,往马路的另一侧观瞧,你便能看到它的所在。 它破败简陋,荒凉无比,但是有两个神灵庇佑在大门的两边,我只在电视里看到过这么高大的塑像,但是从未看到真正现...[浏览全文]

  • 29
    2019-08-14
  • 责任在谁中华婚姻史上,陆游与唐婉本是模范的一对。可陆游的母亲硬是不满,坚决将他们拆散,原因就是唐婉没有生孩子。 在古代,人们都奉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理念,陆母绝不可能不属于这种观点的铁杆坚持者,她不得不重视家业的继承人。 按照现在的时尚,陆母这样的...[浏览全文]

  • 34
    2019-08-14
  • 秦岭山,父亲山巍峨的大秦岭,因为有了你的屏障,神州大地才有了南方和北方;雄莽的大秦岭,因为有了你的遮挡,八百里秦川才土地丰盈风调雨顺;蜿蜒的大秦岭,因为有了你的庇护,勤劳淳朴的秦人才繁衍不息丰衣足食;浑厚的大秦岭,因为有了你坚挺,天下才实现了秦国的大统一;...[浏览全文]

  • 5
    2019-08-14
  • 失散多年的母亲人山人海的闹市中。被堵的车声,交谈的人声,加之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极其杂乱。调皮的我与母亲失散。 一位陌生的叔叔,像爸爸教训自己的孩子一样,想把我强行带走。我的哭声丝毫没有打动在场众人的内心。旁观的他们丝毫无阻止之意,只因清官难断家务事。 就...[浏览全文]

  • 20
    2019-08-13
  • 黄白花黄白花是一头苦命的牛犊子,只因为是黄牛的后代,被老马嫌弃。幸亏又遇到了姓牛的新主人(人称老牛),在新主人的精心照料下,黄白花渐渐地长成了大牛,也就暴露了混血奶牛的身份,既不擅长产奶,又不擅长体力劳动。黄白花感受到主人很失落,主人是要它干活的...[浏览全文]

  • 30
    2019-08-13
  • 杨树从未见过一种树有它那么挺拔。有他那样温暖。 我们结束了蒙古的生活。坐着火车回到了老家。可笑的我,刚刚来到蒙古闹着回家。可到了家。又思念着蒙古。真是矛盾啊。火车像离弦的箭,不回头不留念似的。朝着老家开动着。 火车驶进河南、我看到和蒙古完全不一...[浏览全文]

  • 38
    2019-08-13
  • 母亲和酸菜粥记忆深处无法抹去的是那驼着背挑水种芥菜、待芥菜长好再摘菜、洗菜、做酸菜的背影,那是母亲的背影。 村里人做酸菜是先烧一锅开水,把洗净的芥菜放在锅里烫一下,放凉后再压进缸里,这样腌30天后炖熟食用。母亲也是这般做的,但母亲做出来的色泽呈淡黄色至深...[浏览全文]

  • 17
    2019-08-13
  • 忘了,忘不了,那成长的岁月时光如流水,不知不觉两鬓已斑白,心底总守着那段搁浅的岁月。 高一的第一个学期,初秋开学,握着母亲东拼西凑来的学费,再也不奢望还能有其他的,包上一大包足够吃一周的饭和咸菜,和哥哥骑着自行车一起奔赴希望的学堂。 学校食堂早已启用,可我不想去,因...[浏览全文]

  • 25
    2019-08-12
  • 心底的触动(三)我给她要了一杯水,她喝了一口继续说: 这几天我的心里很乱,我的前夫以为是因为他和我们住一个小区打扰到了我们,所以上个月把房子卖了,搬出了那个小区。其实我知道,根本不是因为这些,是M天性就是那样,如今我的钱全部花完了,而且还借了我母亲了好几万...[浏览全文]

  • 45
    2019-08-12
  • 天之大(四)到家前的感觉归心似箭,不巧的是下了高铁,拼车到达本市后,却下起了雨。因是在北京做好工作安排后,从单位直接奔赴高铁站的,没顾上购买给老人的礼物,甚至没顾上换衣服,穿了工作服直接坐高铁的。于是,趁老天爷不让我太急,就既没打扰在市内住的哥嫂和侄...[浏览全文]

  • 40
    2019-08-11
  • 为时不晚看一部好的电影真是可以使一个人的前面的路豁然开朗。 曾经在同学的一本大学杂志中读到过一篇励志的关于考大学的文章,里面有提到过《垫底辣妹》这一部电影,那时候很想回家看一看,回家之后似乎忘掉了这件事,即使有想到的时候也会因各种原因而错过。然后今...[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