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爆胎

  • 作者: 纪昀清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05-30 22:14
  • 被阅读
  • 一连下了半个月的连阴雨,好不容易盼来了天朗气清的好日子。

    文质彬彬的罗德便央求未婚妻徐恬前往县城购物,没想到刚出村口不久,电动车后轮车胎竟然忽地泄了气,只好将车推到附近的灵泉桥

    美/文/美/句

    口。

    灵泉桥是通往县城的必由之路。这里门面房云集,热闹非凡。有开饭店的,有卖摩托的,有维修家电的,也有两爿修车补袋的,彼此相隔较远,偏不偏他所熟悉的那家就近的修车部因家有急事关了门。

    身材瘦削的他推着颇吃力,不想去较远的那家修车部。

    环顾四周,发现旁边摩托专卖店门口正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于是上前央求道:“阿婆,我车坏了,能否将车在你这儿暂放一会儿?事情办完,我就回来取。”

    躺在竹椅上午休的老人抬起头欣然允诺。她身旁的小女孩还叮咛罗德将电动车靠近门边存放。那时,罗德真的挺感动。

    给徐恬买完夏装后,罗德让她直接乘车回家,并嘱咐她告知岳父带上工具到灵泉桥口来给自己修车。罗德下了公交车,就站在灵泉桥口慢慢等候。

    当罗德准备取车时,一个30岁开外的农妇从玻璃门内出来,面无表情地说:“我们不认识你,不知哪辆是你的?”

    “就是那辆后轮爆了胎的电动车——是这里的一位白发老人让我暂放这儿的。”罗德手指着数辆车中唯一的一辆电动车说。

    “那就等她回来吧!”农妇不肯答应。

    罗德只好慢慢等待。几分钟后,那个小女孩倏地走到罗德跟前轻声说:“我认识你,你将车推走吧。”

    罗德将车费力地挪到了前院公路旁,耐心等候岳父的到来。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岳父打来的。岳父问罗德用不用带气管子,罗德斩钉截铁地回答说不用。因为在存放之前,罗德刚刚借用过白发老人家外门口放置的那个气管子给后轮打过气。殊不知,无论怎样打法,出气总比进气还要快,而就近那家专业维修工又恰好不在。一筹莫展之际,罗德只得向以修车为业的岳父求助了。

    岳父匆匆赶来,他让罗德借把气管子来。罗德下意识推开老人家玻璃门,向正在里屋办公的一名中年男子问候说:“师傅,把你家气管子让我用一下,行不?”

    中年男子抬头瞟了罗德一眼,没说一句话,只是连连向罗德挥手示意。罗德就一把抓过气管子摆在岳父面前。岳父又吩咐罗德端一盆水来。罗德眼睛四处搜寻,倏然发现玻璃门口正好摆放着一个脏兮兮的塑料盆儿,显然是修车用过的,而旁边碰巧是自来水管。

    于是,罗德再次推开玻璃门恳求说:“师傅,我想用你家门口那个塑料盆儿接盆水试一下车袋,您看行吗?”

    “不行!”中年男子厉声喝道,冰冷的回答让罗德顿感莫名其妙。

    “人家不肯出借咱就另想法子吧!”岳父对罗德低声说。

    正当他们另谋良策之时,那个小女孩忽然急匆匆地走到罗德跟前,开门见山地大声说:“俺爸俺妈让俺把气管子拿走。”

    “我们还没用呢!稍等一下,行不?”罗德一边解释,一边恳求说。

    小女孩不容分说早已将气管子抓在了手里。前后判若两人的她让罗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

    “前一段时间,俺家一个亲戚在你家刚买了辆摩托,今年年底俺打算在你家再买辆摩托给俺女儿结婚用呢!”  

    小女孩一听罗德岳父的这番话,就又乖乖地放下了气管子。

    忽然,农妇又从屋里走出来声色俱厉地说:“专门修车连气管子都不带!”

    话音刚落,她男人——刚才那个中年男子骤然冲了出来,气势汹汹地破口大骂道:“啥球东西,借东西连个招呼都不打!”

    罗德岳父的脸唰一下变得红彤彤的,罗德也气不打一处来,想发作却被岳父拦住。岳父丢下手中活计,赶紧上前解释:“这是俺女婿,年轻不懂事,请你多多包涵。”

    农妇一边不冷不热地回答说:“不用解释了,忙你们的去吧!”一边推推搡搡将她男人拉进屋里。而她男人在屋里依然骂骂咧咧、不依不饶,看他那副凶神恶煞般的架势,俨然是要挥拳打人似的!

    岳父连声责怪罗德为什么不打招呼就随便拿别人东西?罗德百口莫辩,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既而,农妇又出来了,罗德即刻上前再次澄清事实:“刚才我借气管子时真的向屋里那位大哥打过招呼了,可能是他当时没听见吧!”

    她有点不耐烦,依然冷若冰霜地说:“不

    美/文/美/句

    要说了,赶快走吧!”

    随后,岳父告诉罗德,那个中年男子原来和他早都相识,人家不仅开店卖摩托还兼修摩托呢。闹了半天,原来他们是同行,此时,罗德方才明白了“同行是冤家”的个中滋味。

    可令罗德不解的是:当他问那个农妇能否修车时,她居然满口回绝。又据他的岳父讲,那个中年男子脾气非常暴躁,还曾与人动过刀子呢!

    而令罗德倍感纳闷的是:那个中年男子责怪罗

    美/文/美/句

    德没向他打招呼,而他又为什么向罗德连连挥手呢?由此看来,挥手不是默许,而是走开,是罗德曲解了人家手语的本意。

    这就让罗德更加疑惑了:众所周知,即使是陌生人遇到困难,人们往往都会伸手相助,更何况罗德的岳父和他还都是熟人呢!

    罗德憋着怒气,只好将爆了胎的电动车推到较远的那家修理部,重新借了把气管子,在无盆无水的条件下,经过岳父反复检查试验,折腾了近半个钟头,才将电动车修好,给人家付钱时,女老板还客客气气地说:“就打个气么,还要什么钱呢!”

    罗德和岳父连声向女老板表示感谢。

    正当他们将要骑车离去时,忽然天色骤变,电闪雷鸣,顷刻间,狂风四起,暴雨如注,噼里啪啦下个不停!要不是那位女老板古道热肠,客客气气地请他们进屋躲雨,他们肯定会和那些来不及躲雨的路人一样,早被淋成了落汤鸡!

    这时,一股暖流涌入罗德的心窝,拥堵在内心的闷气方才逐渐消散……

    2008年6月10日

      本文标签 :男人 老人 岳父 眼睛 一句话

      本文标题:爆胎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13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