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那年那山那棵树

  • 作者: 西秦孺子牛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06-30 03:24
  • 被阅读
  • 美/文/美/句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来到太白山下的那个小镇税务所工作已经三个年头了。那年,我刚满三十。

    那个年代,还没有商品房市场,大凡拖家带口的公务人员都住单位的公房,而单位少有的几套家属楼根本轮不到默默无闻的我。频繁的工作调动使我这个以所为家的“游民”常常为搬家发愁。几番下来,结婚时添置的几件家具腿都歪了。妻常抱怨:何时有个安稳的“窝”?

    人常说“三十而立”,寓意男子三十,就要行“立家”之实。可而立之年的我却自感惭愧。但七尺男儿,我有责任,也有决心,必须给家人一个安稳的家!

    主意已定——自行建房。妻欣慰的笑了。

    顾前顾后,忙左忙右,正好有同事的帮忙、岳父的搭理,在县城购得一小院庄基地。水泥、钢筋、砂石一应具备,唯缺木料。有熟人介绍说:南山的黑猫沟正在伐木,可到那去看看,而且价格便宜。

    那是个周五,午饭后,正好有上山拉木料的便车,同样也需木料的同事老祁便和我搭伴,一起坐上了上山的汽车。

    逆着洪河径流而上,一路向南,汽车在石渣路上蜿蜒盘旋。我和老祁站立在后箱尽览着山色。这十月的天,秋高气爽,景色宜人。蓝天下葱茏的峰巅白云朵朵,绿树成荫的山林翠鸟鸣啼,还有那灌木藤绕的山坡,已现簇簇红叶;

    美/文/美/句

    看路边百花争艳,蝶飞凤舞;一溪清流向北,鱼翔浅底。好一派鸟语花香的丽景。

    从洪口到大岔,折向东南入药王谷、黑猫沟,再续前行,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抵达下板寺南坡的伐木场。

    伐木场处于两山的夹谷,场地不大,一溪穿流而过,几间简易的工棚,河边堆放着木料。乘着民工装车的空隙,我们也在各自打量着所需的木料。

    一个多小时过后,那辆军绿色的卡车已装满停当。司机杨师招呼我们坐在车厢的木头上,并再三叮嘱,坐稳抓好缆绳。

    顺着河道,沿着新修的伐木便道,卡车缓缓下行。斜阳夕照,深谷幽幽,汽车隆隆的马达声惊飞了路旁的林鸟。

    坐在高高的木头上,树梢掠过头顶,人随车颠、晃晃悠悠,心里还真有点后怕。但又一想,杨师是个老司机,常跑这一路,心里就平添了几分安慰。不知不觉已到黑猫沟。

    黑猫沟,山高谷深,林密草茂;因常有黑猫出没而得名。伐木的便道依河而修,一边是崖壁,一边是河谷,路随势转蜿蜒屈伸。

    转过谷口,坡陡弯急,老杨不停地踩踏着刹车;汽车的尾气和刹车片磨擦的焦糊味交织一起,刺鼻难闻。我不由得蹲了起来,和老祁紧抓缆绳,全神贯注着前方。

    忽然,一个黑色的东西擦车而过,我定睛一看,是只轮胎,只见它“蹬蹬蹬”的蹦跳着向坡下滚去。此时,车身已倾斜,失去制动功能的汽车也加速向坡下冲去。只听老杨说声:“不好,车轴断了”。便紧握方向盘,尽量保持车身平衡而不偏离路面;但失速、失衡的它还是凭着惯性横冲直撞的斜刺着向河边靠去,那失去车轮的底盘触地,迸出“嚓嚓嚓”可怕的响声,拖出深深的划痕。老祁趴在木头上两眼发直,而处于蹲姿的我也不知所措。

    车体继续向河边冲去,再下去……我不禁紧闭双眼。一闪念,当我再次睁眼时,车体的左侧靠崖的一边,一枝树干斜刺在路旁。在这命悬一线的时刻,出于求生的本能,凭着年轻体壮,我“噌”的一跃而起,双手紧抱树干,悬空的身体如那秋千搬摇摆不定。惊魂未定的我侧脸一看,汽车已远去七八米,它像脱缰的野马,眼看就要翻入沟底。这时,只听“咚”的一声,车停了。

    顺着树干,我赶紧溜下地。上前一看,刚刚下车的他们个个失魂落魄,揉肩搓背;一块碾盘大的石头横卧在已定折弯保险杠的车前。再细看,那块石头足足被推移了一米多远,而整个车身紧紧地贴在堤岸的坎梁上,右侧的两轮完全悬空,下边便是深深的河谷。那场景看起来,好险好悬啊!要是左边蹬一脚准会翻车。

    劫后定神的我这才感觉脸颊、双手阵阵烧疼。唉!树枝擦破了脸,缆绳扎破了手,那累累的伤痕滴血不止…&

    美/文/美/句

    hellip;

    暮霭降临,落魄的我们相互安慰,只得弃车出山。夜幕沉沉,山道弯弯,长路漫漫。直到夜半,才出山口。

    一周后,我再次上山拉木头,便特意驻足那棵树---那是一棵核桃树,斜长在崖壁的土坡上,树冠不是很大,但很茂盛,如同一把大伞;特别是那枝斜刺路面的支杆,碗口来粗,还残留着几颗青皮核桃,使我倍感熟悉与亲切!

    巍峨的大山,平常的小镇,昔日在此工作的我,但凡有机会,便会去看看那棵树。

    时光如梭,当我再次来到那个小镇工作时,已是十年后的世纪之初。那年夏天,当山寺桃花盛开之时,我又去了黑猫沟,又看见了那棵树,它青青依旧,只是比以前更加粗壮。

    随着生态旅游热的兴起,多年冷落的林场也换焕发出了勃勃生机,旅游公路的延伸与加宽已逼近黑猫沟。次年,当我再次身临故地时,昔日的那棵核桃树已不见了踪影,眼前是宽敞的公路和熙熙攘攘的游客……。

    我默然伫立,虔诚祈祷。穿越时空的隧道,耳旁只听得洪河之水潺潺依旧……。

    无言谁会凭栏意,幸有山色相慰藉。如今,这山色美,其名更靓——红河谷,不凡的域名。这或许是大山人启智于一部风靡全球的影片,梦幻于一曲唱红大江南北的歌曲,那名就叫《红河谷》!

    抚今追昔,那年那山那棵树,抹不去的时光记

    美/文/美/句

    忆!

      本文标签 :抒情散文 时光 安慰 感觉 旅游 十月

      本文标题:那年那山那棵树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14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