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春满岭南赏金花

  • 作者: 春云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08-13 18:28
  • 被阅读
  • 自女儿在南宁参加工作后,我便经常选择节假日来南宁。记得第一次来,就是在南宁过的春节。那是2011年。女儿下夜班后,尽管一夜未合眼,却硬是带着我逛。逛的第一站,便是金花茶公园——全国首家以种植"花族皇后"金花茶为主的茶花园。春节前后,正是金茶花盛开之际。这是它馈赠给南宁人新春佳节的尊贵礼物吧,还是我们国家馈赠友好邻邦的重要礼品之一呢,在某种程度上,金茶花像“国宝”熊猫一样珍贵!

    我印象最深的是,南宁市区的道路名儿很有趣,净是以“园”、“湖”、“竹”命名,如平湖路、

    美/文/美/句

    园湖路、长湖路、安湖路、滨湖路、望园路、广园路、方园路、长园路、茶花园路、园艺路、厢竹路、竹溪路、竹塘路、新竹路……

    我们行走在“竹”林之间,“湖”堤之上,“园”艺之海……

    走着走着,走到岁末年尾了,听得到新年的脚步声了。

    我边走,边想,“国宝”金花到底长啥样

    美/文/美/句

    ……时间在无限憧憬,无限向往的思绪中,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茶花园路,来到了金花茶公园北门。一棵享受着花坛规格,有着特殊待遇的古榕树矗立于门内,恭迎或礼送八方来宾。径直往里,右拐,直奔金茶花生活居住的位置,那里集观赏、生产、科研为一体。我感觉,从北门进,金茶花园是位于整个公园的最里端。很幽深,很宁静。也许是“国宝”身份的高贵,典雅,“贵族”气质使然。

    高过头顶的金茶花树,一根根密集的分枝交错,盛花期时,满树金黄,金光闪耀。有无数朵酒盅口面大的金花,便是拍客的“眼中钉”了。且特有仪式感。只见很多游客穿行于茶树枝丫缝隙里,或踮脚,或昂头,或猫腰,或下蹲……无论何种姿势,观赏,拍照,都是悄悄地进行。是不是特敬畏这一特殊“国宝”啊!

    偶尔窃窃私语:“我拍的这朵最大!”“最精神!”“角度最好!”

    有的金花“害羞”,很“扭”,把漂亮的脸蛋缩到叶下。有的侧着脸蛋,在枝丫缝里。细

    美/文/美/句

    心,又有怜悯之心,也很“扭”,很执着的拍客,觉得这样的金花“出生”的位置,决定了它在绽放的过程中,要付出“常人”多得多的努力,它有一种坚韧不拔的意志力,哪怕稀少,却愈加难得。既要拍到好的角度,好的效果,又不能影响金花的自然形态,拍客只有小心翼翼。用手轻轻撩开枝叶,指尖扶着花托,让垂着的脸蛋扬起来。咦,这个姿势好,好。于是,“咔咔咔”,连拍多张。

    女儿告知,据说市场上没有金花茶植株售卖,仅供研究、观赏,作为国之馈赠佳品。

    真是“物以稀为贵”啊!更要护佑宝贵的金花“毫发无损”。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有的拍客专拍金花骨朵。大的,小的,一个,两个,多个,初生初长的,含苞欲放的……

    遇到飞舞的蜜蜂在花间跳跃,更要摒住呼吸,以免惊扰。蜜蜂无声无息地采集自己所需,拍客无声无息地拍出蜂迷蝶恋的俏姿,那可是值得骄傲的“珍藏”版了。

    人说拍客有点“痴”、“呆”,一点不假。我在神龙架大九湖五号湖观景台,目睹了两位摄影师,盯着三脚架上的单反相机镜头,大半天一动不动,原来是在观察远处高山上云层的瞬息变化。“功夫不负有心人”。摄影师终于拍到了“万丈霞光倾泻在连绵的山体上,一会儿如柱体刚劲有力,一会儿如丝丝水帘缠缠绵绵,而且光束的颜色也随时在发生变化”(摘自《相约天上九湖 登高致远》一文,此文辑录《惟孜》一书)。摄影师拍出了梦幻云彩云游高天的“神韵”和“气场”!

    拍客有点“痴心不改”,在此是深深迷恋于、专注于拍摄金花,我算是领略到了这份“痴劲儿”。一位男性拍客,立着三脚架,长镜头对准一朵正在开放的金花多时了。一连好几个小时盯着长镜头。听说有的甚至一整夜都守候在相机旁。他们是在寂静的夜晚聆听金花花开的声音?还是在捕捉金花缓缓张开花瓣的神韵妙趣?还是在静悄悄地等待灵感的到来,拍出惊人的大片去参加什么“摄影展”?也许都不是,他们像“钉子&rd

    美/文/美/句

    quo;一样“钉”在金花树下,“盯住”金花的金身玉色,肯定都拍出了金花的“金色年华”和“金色世界”的“大片”。

    在此祝福他们!

    一个山茶家族中雍容华贵、温良贤淑、绝色倾城的“皇后”,一个为国争光的山茶家族“皇后”,一个值得中国人景仰的山茶家族“皇后”,我们“爱你没得商量!”

      本文标签 :散文随笔 金花 变化 春节 榕树 生活

      本文标题:春满岭南赏金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21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