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一样的风景

  • 作者: 茵你而来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08-13 18:28
  • 被阅读
  • 太阳斜下到这个时候的余晖特别的灿烂,都说晚霞晴千里,明天又该是一个好天气了。

    前面是一座普通涵洞,没有特别。涵洞上方是高铁架桥。一辆火车呼啸而来,火车是让人产生思念的交通工具,能让它带走的是不尽的牵挂。我的目光让它消失在了天尽头。

    走过涵洞后边有几栋老土屋,右边是延绵到地平线的田野。老屋的陈旧出乎我的意料。但又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屋子的四面墙就是那种实实在在用土夯实造成的。风吹雨打之后斑驳成了个泥巴屋子。墙体下的土松软,让人担心它随时要坍塌。这让我想起了四十年前爷爷家的土屋。那时刚刚随父母从新疆到甘肃老家,正值十月。第一次站在看不清路面的积雪上和被雪腰弯了树枝的冰挂让我产生了些许小惊喜,再就是太阳出来后泥泞的,散落着动物粪便的土路,茅草屋的简陋让我那颗未成熟的心感到无比的寒冷和荒凉。我的记忆就从爷爷家的老屋子房顶上覆盖的那层一层茅草泥开始了。雪化了,露出的麦桔乱七八糟像刺猬趴在了房顶上似的。又让我的心很不舒服。两个老屋子在不同的季节里像一个画面一样重叠于我的眼前,像一些老故事陈就如被炕洞烟熏的发黑的墙面,继而又随着空气中飘散着的几缕炊烟在脑海里飘飘荡荡,陌生又熟悉,遥远并且亲切。

    小窗上溅满了泥水,搭在屋顶的篷布也破了,有几缕布丝时不时的随微风飘摇,看着像烦乱的心事。土墙边一堆柴草木棍,院中间一堆晒干了的大豆,皮泛着枯黄的颜色。说是个小院子,但没有圈墙,就那么敞着,一只被拴着的狗,也许是寂寞惯了,听见响动一骨碌翻起身来,“汪汪”两声,使劲摇着尾巴,再不出声。一畦碧绿的菜地,韭菜也开了花,抽了苔。

    我依稀看到夕阳到这个时候照在院落的门槛上,爷爷,年轻的叔父,婶婶,还有转娃,兄娃,大米姐。小米姐都回来了,赶着一群羊回来,拉着一车高高的麦垛回来,挑着一担水回来,肩上扛着一捆柴回来,还有两只黄牛,这时候满院里有柴火的味道飘起来,晚饭有一大锅面条,被土豆熬煮的糊糊的面条是劳累后最美的享受。门槛上,麦垛上,沙枣树下的土块上,都是憩息的地方,叔叔呼呼噜噜地往嘴里巴拉着汤面,几只柴鸡在院里觅食,猪圈里的猪娃子也都开始哼哼着吧唧着嘴了。晚饭后的歇息是美好的,爷爷的烟锅子也开始滋滋作响,远处还有吆喝羊群的声音,还有拉着麦垛的驴车,马车的车辙声。爷爷的两三袋老烟叶子过后,有微风吹来,枣树的叶子沙沙飘动起来,爷爷说可以扬场了。随着一声“打场啦”的吆喝,门前不远的那块场地上便飞扬起饱饱的麦粒和脱粒的麦壳。我好奇地看着这一切,这时候升起来的月光很清亮,涝池里蛙声不比荷塘月色里的差,月光下打场人高扬起的麦叉子和随风飘散的麦壳,一幅多么美的画面就刻在了我那时的脑海里。可惜,在那个年代只能存在记忆力了。

    都说一切万物皆有语言。你看,老屋旁边茂盛的杨树上住着一对喜鹊,在窝边喳喳地上下欢唱,麻雀永不知疲倦地在述说黄昏时分。缄默不语的屋被一片生机的绿色包裹着,一切无可言表的生命,有声或是无声,都在彰显着故事和对生命延续的渴望。

    一片玉米地,几畦青菜地,几陇土豆花就能让人把心交给自然,甚至想把整个的自己交付于自然,耳边有花开的声音。

    脚下这片浑厚的土地上,劳作的女人,包裹着红色,绿色的头巾,带着口罩,看不清她们的脸庞,但是可以看得见她们健

    美/文/美/句

    壮的身姿,蹲在地

    美/文/美/句

    里,夕阳下仍在挥洒着希望。男人开着一辆装满莲花白菜的三轮车,“去市场吗?地里的的女人中气十足。扯着大嗓门问着,“刚下地的菜,趁着太阳没落山去南市场卖呢”。车顶上的女人面似疲惫但脸上挂满了知足的笑容。这些辛劳的人们啊。

    久远的年代,今非昔比。这时候收工的农民工也回家了,他们骑着摩托车纵情地奔跑,黑红色的脸庞有汗滴流下的渴望。路旁那些静静绽放的黄色小花,如我一样目睹着这一切。为他们日做而出,日落而息的生活而感动。为他们热烈而奔放的生活态度而喝彩。

    我就站在这里,想起河西碧野文章里的一段话“任心情在白云落日幻化的光芒深处找到可以慰籍的词语。语言代表不了这里的一切了。风无言地收割着大地。遥看旷野,那些被拉长了的影子,如拉长了的往事,斑驳着凌乱无序的一程程岁月。此刻,可以忽略远去的那些人群,可以忽略远处的楼房,忽略那在半空中盘旋蹁跹的鸽子“。目光回到老屋前,夜色下的老屋灯还没有亮。这一席话让我此刻的心情无所适从了。我怀念了从前,亦伤心了往事,瞬间让我泪流满面。

    夜色无

    美/文/美/句

    声地来了,终于将一切湮没。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甄别老屋年代的久远,来不及在回想过去。一弯新月又搭在了土墙上,连同一波又一波难以自抑的心情和感慨,引导着我的思绪把清凉的月光洒在了我的肌肤上。我用指尖轻轻触摸着晚风的轻柔。我走在回的路上。瞥一眼老屋。也许当年在这里老屋里少不了有一样的阳光,一样的雨露,一样的风花雪月,一样的生死离别吧。

    所谓重温是往事,是记忆,最终是行走。如果我走不到这里,不静下来听一听,不去再看看,那些屋前的土豆花儿也许就会

    美/文/美/句

    落了。错过了,便是永远。

    你看,落在土墙上的那轮月终于满了,如那时一样清亮。

      本文标签 :散文随笔 爷爷 往事 故事 记忆 渴望

      本文标题:一样的风景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21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