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情感故事
文章内容页

第二职业(七)

  • 作者: 覃建中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09-02 21:35
  • 被阅读
  • 周日兰站立在公司总经理室的大窗前,一身的职业装,显出她的成熟和庄重,也勾勒出她丰满的胸脯,楚楚动人。

    日兰感到自己在矛盾中。她喜欢天明,觉得天明的身影左右了她的视线:眼前常常浮现天明第一次提着电脑,挎着小挎包,在她门口的干干净净的身影,常常浮现在湖边侃侃而谈,叫人着迷的身影,以至于令她情不自禁上去拥抱了他。

    可面对天明 ,又觉得他的眼睛象狼眼透着贪婪,犀利得让人害怕,他在悬崖边拉着菁菁的手的那一刻也令人恐惧,在驾驶室的狂吻,也使她不能接受。

    一面是喜欢,一面是忧虑和惧怕,也使日兰判若两人,日兰也想接近天明,一开始也想接受他的亲吻,但女人的自我保护让她的身体筑起一道墙,可她又怕天明走得太远,还怕天明不再到来给菁菁补课。

    日兰知道自己已没有淑女形象了,也许那一巴掌太重了,令自己的心也颤动,也许举手打人,也是女人的一种自我保护,一种手段,日兰想应该向天明解释一下。

    日兰犹豫着,可还是拨打了天明的手机,但天明迟迟的没接电话。

    日兰一遍一遍地拨打着,心里的烦燥也涌上来了,心跳也加促了,她忽然想起劳丽的一句话,“他喜欢女生”,这似乎是一个警告,促使她猛省。

    日兰看了一眼时间,似乎时间紧迫,促使她行动起来了,急匆匆地走出了总经理室,搭乘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急匆匆地走向自己的蓝色大众,打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室,驾车通过地下停车场的栏杆,急匆匆驾车往家里赶。

    日兰打开自己的家门进了房间,急忙忙的巡视了一遍,当看见书房里,只有女儿菁菁一个人在看书,静静地等待天明到来辅导上课的时候,她的心象落下了一块石头,同时另一个担心也令她焦虑起来,她怕自己那一巴掌把天明扇走了。

    日兰把头扭向墙上的时钟,下午三点整,门口的门铃被摁响了。

    日兰用手捋了一下自己的秀发,做出矜持的样子,走去打开门,天明一如初见的样子,手里提着电脑,身上挎着小挎包,脸上露着微笑。

    日兰觉得自己刚才的猜疑,心里都有点好笑,但俗话说得好,小心使得万年船,害人之心不可有,仿人之心不可无,心里也坦然了。

    日兰看见天明的脸上有隐约的掌印,嘴角不免抿了一下,不知是微笑,还是小抽搐,两人没有说话,天明径直向书房走去。

    “菁菁同学,现在我们开始上课,这一堂课讲的是写作技巧,我个人以为,第一个要重视的就是立意,注意多点题,立意就是确立文章的主题,主要是作者在一篇文章中表现出来的思想认识,它体现了一个作者对写作对象认识的高度。”

    日兰听到了书房里传出来的天明的讲课声音,还是那样的侃侃而谈,还是那样的娓娓动听,她又抿了抿嘴角,这一是真笑了。

    在公园的一张长椅上,周日兰和劳丽俩闺蜜又聚在了一起。

    “哈哈哈,这样的色狼就该打,这二流作家还真的是二流呀,是流氓的流,啪啪啪,打得好,打得爽,打得鬼子叫爹娘,打得鬼子叫投降。”劳丽手舞足蹈的,还做手势扮模样,逗着乐的。

    “打得我手掌都痛。”

    “是吗,给我看看 。”劳丽装模作样的拿起日兰的手掌看着,“哎呀,这嫩手掌还真的有点红肿呢,”

    “你这什么医生呀,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能红肿呀。”

    “这么快就过去了吗?”

    “嗯。”

    美/文/美/句

    “真有这么快吗?”

    “我就知道你这个死丽丽敢拿我开玩笑,我是说真的,我还看见他脸上有小巴掌印呢。”

    “你心痛了?”

    “不是我心痛,是他脸上痛。”

    “可是戏里常有一句话,打在他脸上,痛在你的心里啊。”劳丽又揄揶又调侃,“你真打了吗?”

    “你还不相信我真打呀,要不你当他,我重演一遍。”

    “那好啊,我现在开始了啊。”

    劳丽说着抱着日兰装模作样的又亲又吻,日兰忍着笑,一边躲

    美/文/美/句

    着一边扬起手来,还娇声娇气地说,“我还真舍不得打你这个大美人呢。”

    “那就是说你没真打。”

    “打啦。”

    “没打。”

    “打啦。”

    “真打了,那你不怕他不来给菁菁补课了吗?”

    “怕呀,担心呀,可毕竟这二流作家还真的不二流,我是说他的讲课水平啊。”

    “日兰,我发现你喜欢上他了。”劳丽用真诚的眼睛看着日兰。

    “没有呀,我只是想了解他。”

    俩闺蜜在公园里散步,一对丽人行,在公园里也是一道风景。

    “丽丽,我们从中学开始在一起,考大学,上大学,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从十八岁的一枝花,大学里的班花,校花,转眼我们就快成豆腐渣了,现在象我们这种年龄,连梦想也没有了,天天是工作,从家里到公司,再从公司到家里,周而复始,年复一年。”

    “我也是这样啊,从家里到医院,再从医院到家里。”

    “四十岁的女人,连贼都不惦记了,可我们还天真地幻想着,想留住青春的小尾巴,有时候我们忙得连男人都不想,有时候又特别想,尤其是寂寞的夜里,冷雨夜里,一个人的时候,特别想有一个男人在身边。”

    “女人嫁一个好男人不容易,可好男人都有自己的事业,象杨市长,一市之长,也要日理万机,男人也难呀。”

    “丽丽,别说他,咱们女人不难吗,不仅要养儿育女,还要教育成才,这才是最累人的活,等儿女成才了,我们也熬成萝卜干了。&r

    美/文/美/句

    dquo;

    “是葡萄

    美/文/美/句

    干吧。”俩闺蜜又哈哈哈笑起来。

      本文标签 :伤感故事 女人 男人 闺蜜 喜欢 时间

      本文标题:第二职业(七)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24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