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日记心情随笔
文章内容页

阿婶

  • 作者: 王妙翠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09-10 20:34
  • 被阅读
  • 阿婶,其名燕,姓林,乃吾二叔之妻也,其为人颇有凤姐之风,阿奶甚恶之,常与

    美/文/美/句

    其辩口角,然常处于败将之风,俨然如斗败之公鸡,暗自抹泪。吾见阿奶之伤心,吾辈区区心灵暗自对其不满。

    吾厨房与阿婶厨房甚近,吾喂鸡于厨房厨房前,阿婶之鸡常不识趣地来凑热闹,吾常拿一小棍驱赶之,然有一次稍不注意,其鸡被吾打得晕头转向,几欲死去。

    吾甚慌,想起阿婶之泼辣,雷厉风行,其定不放过我,到时必定风雨欲来山满楼。忽忆起阿母曾言“若鸡欲死,拿一小铁桶盖住它,敲敲桶,其必能起死回生。”吾抱有一丝丝侥幸之心,将其鸡拎至铁桶下,甚虔诚蹲着对铁桶敲了又敲,望有起死回生之效。顷之,揭开桶,其鸡似恢复了一丝神明,吾七上八下之心可稍稍平复。又盖住,甚卖力地对其演出,然该鸡被吾之敲桶之声吵得直趴到地下,气息喘喘,娇喘微微,俩

    美/文/美/句

    眼眯成一条缝,吾知其已病入膏肓,乃对其放弃治疗。三日,吾未敢与阿婶碰面,所幸,也未曾听到母亲对吾责备一二,想必其未知其鸡之死乃吾造成,侥幸躲过一劫。

    十年已过,阿婶盖房在南兴市里,与吾舅舅家相邻。吾与表弟曾聊起阿婶。表弟言其似广播,又似土地公,有一事被其知,天下焉有不知,奇也。吾亦起表弟自深圳归来未曾告及父母,阿婶远远望之,便扯开嗓门叫喊,表弟敢应耶?如风般溜也。不久,吾舅舅舅妈皆知此事,吾母亲于千里之外亦知此事。

    忆及此,吾只能哈哈大笑,无奈地摇摇头,心想,阿婶之风果然十年如一日呀!

    美/文/美/句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任。

      本文标签 :心情随笔 母亲 未知 十年 心灵 气息

      本文标题:阿婶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25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