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往事钩沉之十】1949年:广安从假解放到真解放的故事

  • 作者: 秋歌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10-05 07:40
  • 被阅读
  •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从此,天翻地覆,换了人间,中国历史的新纪元到来了。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进军大西南,国民党军队仓皇逃窜,1949年11月30日,山城重庆解放,川东各县也相继解放。广安,也即将获得新生。但是,就在这一时刻,广安却发生了“假解放”事件,给广安当代历史留下了有趣的一笔。

    广安“假解放”事件的“编导”及主要“演员”是一个叫刘伦的人。刘伦何许人也?广安县恒升镇人。

    1994年版《广安县志》载:他是国民党军队的一位上校团长,曾加入过中国农工民主党。1949年12月上旬,刘伦来到广安,与时任县长刘治国等人密商,于9日晨,率数十名武装,冒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县城,上午,刘召开群众大会,声称广安解放。12月9日中午,中国人民解放军50军39师50团进入县城,刘伦所率武装被缴械。

    《广安县志》的这段记载,虽简明扼要,但缺少细节。

    笔者找到了陈智敏、易维忠2001年在广安县党史资料和有关调查资料基础上编写的《广安解放始末》,这是笔者目前见到的较为详细的一篇史料,还原了这次“假解放”的完整过程。

    从陈易二人的文中,我们了解到,刘伦原为国民党中央直属机械化部队上校团长,曾在淮海战役中被俘,得到宽大后于12月初回到重庆。他投机钻营,经其族侄刘冰芹介绍,加入了中国农工民主党。

    从广安返渝的农工民主党党员林雅口中,刘伦得知广安国民党防务空虚、大小官员乱作一团的情况后,出于向解放军要官做的膨胀私欲,于1949年11月20日潜回广安,与曾经在国民党中央军校一起受训的广福乡长陈开文接触,要陈暗地筹组武装。12月7日,刘伦再次来到广安,见陈的武装未拼凑起来,遂嘱陈开文趁夜拦截国民党溃兵武器弹药,获得轻机枪两挺、步枪九支、子弹一箱。

    刘伦又找到家住广安县城北仓路的广安县参议长蔡人熙,自称是人民解放军二野司令员刘伯承委任的西南解放军第10军司令员,要“和平解放”广安,然后去“解放”岳池、渠县、营山等地。他要蔡马上与李朝钺、陈乾三、刘克伟联系,以掌握他们的武装不被拖走,同时集中地方私人武装,截击国民党溃逃部队,缴获大量枪支,以扩充和正式成立“西南解放军第10军”;在“解放”广安后人民政府未正式成立前,由蔡人熙临时代理县长。蔡人熙同意刘伦的安排,但又认为凭广安自卫大队的力量去截击国民党溃逃部队确实无把握取胜,因而推诿。刘伦无奈,一面催逼蔡人熙执行,一面同陈乾三、刘克伟联系,密谋“解放”广安。他还让以蔡人煕名义通知于12月9日开迎接解放大会。要求广安渠河以东的乡镇长集中在县城,渠河以西的乡镇长集中在悦来镇分别开会。

    据市党史研究室林明考证,川西地下党悦来党组织对此觉得情况异常,当即派唐明宦、文必荣连夜奔赴县城,向川西地下党负责人贺弘毅汇报了情况。贺弘毅指示唐、文二人立即赶回悦来做好三项工作(一)维持好社会秩序,防止悦来沿公路的国民党散兵游勇的反扑和破坏活动;(二)命令各乡镇长要保护好公共财产及档案资料;(三)遣散伪乡镇长立即回到原地待命。刘伦在县城万寿宫组织召开迎接广安解放大会时,要求地下党交出党员名单。川东地下党和川西地下党都有所警惕。

    就在刘伦密谋筹划他的所谓解放广安的时候,12月8日,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50军149师50团从邻水出发向广安挺进。此时,刘伦已与陈乾三、刘克伟、蔡人熙等协商出和平“解放”广安的办法,并决定将自卫队全部集中在警察局,街上不设岗哨,由蔡人熙率县参议员、地方绅土和教育界人士,于次日清晨在新南门欢迎“解放军”进城。

    这天晚上,县自卫大队的四个中队长聚在一起,对是否起义进行了商讨。商讨中意见出现了分歧。就在此刻,地下党员兰东书站了出来:“每个中队都有共产党的组织,我就是共产党员,只有起义才是唯一的出路!”兰东书的发言斩钉截铁,迅速统一了意见,最后大家决定:天亮时鸣枪为号,宣布县自卫大队起义。

    12月9日清晨,刘伦率领从悦来镇借来的50余人的武装,从当时还是县城郊区的链子桥游家院子进城,然后立即在万寿宫操场召开有数千群众参加的庆祝广安“解放”大会。刘伦首先讲话,宣布广安“解放”,委蔡人熙为广安代理县长,李朝钺为“西南解放军第10军28师师长,陈乾三为29师师长、陈开文为副师长,刘克伟为30师师长。接着,蔡人熙、陈乾三、刘克伟等人也分别讲了话。

    对于刘伦的所谓解放大会,广安教育界前辈陈运铭当年曾经亲自参加,目睹了这场闹剧的整个情形:

    “8日晚,突然传来消息说,解放军将于9日凌晨解放广安,进城前将在城西大寨一带密集鸣枪,要求全城居民不必惊慌。是夜,我与吴文都约了家在县城的另外两位教师通宵打麻将,以此消磨时间等待解放。果然,次日晨五点钟左右,大寨方向传来了枪声。天亮后传来通知:广安解放了,解放军司令员要在北仓路的万寿宫操场召开群众大会。我得通知后准时前往。一到会场,只见人头攒动,已经集中了很多群众。外围有不少人身着便衣,背着卡宾枪和轻机枪,却没有一个身穿解放军军装的,说话口音也全是广安本地话。只见讲话台上站立着一个身穿美式军装的人,口称“我是司令员刘伦”。刘伦在讲话中宣布了新任县长蔡人熙和三个师长陈凯文,李朝钺,陈乾三。我心想,蔡人熙是当时广安参议会的参议长,李、陈不都是广安本地的旧军人吗,怎么一下变成了解放军的师长?顿觉得不对劲,立即离开会场。更觉得蹊跷的是,来到县城小东街,在小东街老邮电局的石墙上,张贴了一张以蔡人熙的名义发出的安民告示,文后用的还是民国年号。我知道,早在当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后,即改用了公元历,为什么还在用民国年号呢?想到这些,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不敢在县城内停留,急速赶往保安乡妻儿避乱的亲戚家。途中正好遇到贺弘毅。贺弘毅是中共地下党员,广安中学的教师。我将县城里见到的情况向他做了介绍后,着重的说了一句:未见到人民解放军。”陈先生的回忆为我们再现了当年的真实场景,让我们读来有身临其境之感。

    随后,刘伦借口怕败退的国民党军队知道广安“解放”后,没有什么武装力量,要反攻广安,指示“代理县长”蔡人熙电告各乡镇,令其速派20名(一说30名)武装到县城报到。同时,又要求广安地下党交出党员名单,并带人马去 “解放”岳池。

    中共广安川东、川西两系统地下组织得知情况后,均感突然,很快发现了问题。当时正以广安中学校工身份作掩护,从事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员赵金元(原名康电)拒绝交出党员名单;兰东书则把自己负责的川西系统党组织控制的自卫中队拉上县城桐林寺,架设机枪监视县政府的动向,以应付紧急事变。

    见兰东书中队未到会,刘伦要各中队回驻地待命,自己则带50多名武装人员出新南门去“解放”岳池。

    这时,从邻水县向广安进发的解放军翻越华蓥山,经天池、甘溪场至落鸿渡过了渠江,先头部队在上午就控制了县城西南的何家山、渔林一线。

    刘伦“解放”岳池的50多人刚行至新南门,就被驻守望江楼的解放军发现:“你们是什么人?”解放军见对方不回话,便朝天鸣枪,并再次喊话:“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刘伦等人见状,如惊弓之鸟立即退回县城。解放军迅速占领大寨、翠屏山的广安中学以控制县城,与桐林寺兰东书中队遥遥相望。解放军并向兰东书的自卫中队喊话,表明是解放军解放广安的先头部队。兰东书一面让自卫中队不准鸣枪、不准走动,一面向党组织报告了解放军到了的喜讯。下午四时,解放军大部队占领了广安县城,五十团先头连占领了国民党县政府,将鲜艳的五星红旗插上县府房顶。同时,将团指挥部设在厚街小学。广安遂宣告正式解放。人民群众奔走相告,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

    中共广安川西系统地下组织负责人贺弘毅马上与解放军联系,于当日下午赶到解放军团部接上关系,并揭露了刘伦与敌军政人员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冒充解放军搞假“解放”的经过情形。

    对此,陈运铭也有回忆:据说“司令员”刘伦在宣布广安解放了之后,立即通知各区调保安队员30人携带武器前来县城集中,由他亲自率领前往“解放”岳池。下午三时许,他的这支队伍正走出老南门,便遇到由邻水县急行军赶来广安的人民解放军。随着一声枪响,刘伦这支“解放军”立刻作鸟兽散。

    人民解放军迅速控制了全城,控制了刘伦和他所任命的县长及三位师长,九小时的“假解放”至此结束,广安人民迎来了真正的解放。(见陈运铭《岁月》)

    刘伦制造的假解放事情虽然败露,仍不死心。10日上午,借广安各界群众在县立女子中学(今广安县文化馆)召开欢迎人民解放军进驻广安大会之机,刘伦叫陈乾三、陈开文的国民党守城部队等反动武装携枪支入会场,欲图不轨,阴谋被解放军发觉,立即全城戒严,解放军迅速包围县女中,扣押了刘伦、蔡人熙、陈开文、陈乾三、刘克伟等五人,收缴了国

    美/文/美/句

    民党党政人员和全部武装人员的枪支。(见中共广安市广安区委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广安县大事记》)

    而这天中午,国民党华蓥山区山防司令部司令谌克纯按照9日蔡人熙要求各乡镇带人马进城报到的命令,带领桂兴乡的武装刚到达县城渠江东岸,就打听到人民解放军已进入县城并扣押了刘伦、蔡人熙等人的消息,只好无奈地把人马又带了回去。(陈智敏、易维忠2001年《广安解放始末》)

    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50团政治部召集中共广安川东、川西两系统地下组织负责人与解放军三方会师。

    12月12日,由团长王德惠主持,解放军50团在县城公共体育场召开群众大会,宣布广安县临时工作委员会正式成立。团政治部主任刘玉堂任主任,贺弘毅、张岷僧等人任副主任,下设支前、文教、行政、财经四个小组,13名委员组成的临时工作委员会就职视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广安县人民政权就此诞生。解放军大炮轰鸣21响,代替喜庆的礼炮,震耳欲聋的隆隆炮声中,与会群众欢呼雀跃,庆祝广安解放。

    12月,人民解放军镇江部由王德惠团长主持,在县城公共体育场召开庆祝广安解放群众大会。开会时用大炮鸣放礼炮二十一响。会上,团政治部主任刘玉堂宣布广安临时工作委员会(相当于县政府机构,下简称临工委)正式成立,并宣读了成员名单:刘玉堂(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五十军三十九师五十团政治部主任)兼主任,贺弘毅(地下党员)张岷僧(民主人士)和另一名军方人土任副主任,共有委员十三人。下设行政、文教、财经、支前四个组。

    15日,随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三兵团十ー军三十二师九十四团来广安的广安县委成员,在途中制定了第一个文件《广安县工作计划)》,文件规定的中心任务是:“安定社会秩序解除伪武装控制伪甲长,把工作迅速推展到农村中去”。制定了“接管城市方针”和“接管步骤”。

    16日,刘玉堂随绥远支队前往岳池、武胜追歼残敌,临工委主任由张岷僧代理。

    22日,九十四团一部南下“志前团”人员进入广安。县委大部分成员到职(书记张瑞厚未到),由副书记陈心恬主持全县工作。实行对临工委的领导。时有南下干部87人(县级4人,区级28人,一般55人)。24日,县委在县城公共体育场召开群众大会,宣布广安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发布了广安县人民政府总字第一号布告,公布了县人民政府组成人员名单:

    县长尹志农,副县长纪广善,秘书科科长于日明,民政科科长(缺),副科长刘寿山,财政科科长(缺),副科长傅学礼,教育科科长杜岂麟,建设科科长刘真嘉,工商科科长(缺),副科长徐鹏华

    同时,县人民政府张贴布告,宣布伪币(即银元卷)作废启用人民币。

    旬内,组成广安县接管委员会,立即执行”广安县接管工作计划”,对县属国民党党、政、军、企业、学校等机关系统进行全面接管。

    26日,全县接收长枪2933枝,短枪645枝,冲锋枪11枝,小炮一门,长枪弹22箱,短枪弹290发,炮弹10箱。

    27日,县委负责人与地下党的全体党员干部、战士共45人会师。

    28日,县委负责人又与川西、川东两个领导系统的地下

    美/文/美/句

    党干部及城厢区党员共14人会师。参加会师的有川西系统县委副书记贺弘毅、委员张冰寒、王开震和川东系统张正萓、熊

    美/文/美/句

    开茂、杨麟遊等。地下党方面汇报了组织情况,县委负责人按县委工作计划布置了工作。月底,接管工作基本完成。

    这里要提到的是刘伦的结局。对其结局有多种说法,一是在其“假解放”闹剧结束后被扣押,然后送往农工民主党设在重庆的组织;另一种说法是,两天后他被押往重庆,交西南军政委员会处置。

      本文标签 :工作计划 民国 结局 清晨 回忆

      本文标题:【往事钩沉之十】1949年:广安从假解放到真解放的故事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27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