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往事钩沉之九】胡伦与张浩在哈尔滨的一段往事

  • 作者: 秋歌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10-05 07:36
  • 被阅读
  • 胡伦,原名胡明德,今广安区协兴镇人。1920年与邓小平、邓绍圣一道赴法国勤工俭学,1921年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革命。他曾在李大钊、周恩来、王若飞、李富春等同志领导下工作,历任中共河南省委军委书记、中共中央特科秘书长、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参谋长等要职。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胡伦同志无论是在白色恐怖下的对敌斗争战场,还是在敌伪的监狱中,始终对党无限忠诚,同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表现出了一个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

    张浩,有关资料这样介绍:

    张浩(1897~1942),字祚培,原名林育英,化名张浩。湖北黄冈人。林彪的堂哥。192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系最早的工人党员之一。1925年五卅运动后,全国进入革命高潮。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张浩结束了在苏联的生活,回到祖国。同年10月,中共中央委派他到上海杨树浦任部委书记。“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张浩辗转于汉阳、长沙、安源、上海、广东、香港、哈尔滨、抚顺等地,进行地下斗争。1930年初任中共满洲省委常委、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6月任省委书记。

    1933年赴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成员和中华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1935年11月,受共产国际委派,张浩从苏联回国到达陕北保安,向中共中央传达了共产国际的重要决定和《八一宣言》,促成并参加了瓦窑堡会议的召开。后任中共中央白区工委书记。1937年8月,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首任政治委员。1938年1月因病回延安,主持创办《中国工人》月刊,系统总结了中国工人运动的历史。负责筹建延安工人学校并任校长。积劳成疾, 1942年3月6日,时任中共中央职工运动委員会副书记的張浩在延安中央医院病逝, 终年45岁。

    2002年版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毛泽东年谱》在1942年3月9日这一天的记载上这样写道:

    “(毛泽东)参加三月六日凌晨在延安中央医院病逝的中共中央职工委员会副书记张

    美/文/美/句

    浩的葬礼,为张浩守灵、执绋、抬棺和给墓穴奠土。”

    毛泽东还怀着异常沉痛的心情,为张浩作挽联两副:“工人先锋,战士楷模”,“忠心为国,虽死犹荣”,并为张浩墓碑题写了“张浩同志之墓”几个大字。

    从上述资料可以看出,张浩在中共党史上是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他去世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徐特立等都为他轮流守灵。

    胡伦与张浩曾是莫斯科东方大学的同学,这是他们的最早交往,遗憾的是记载不详。而在东北哈尔滨工作期间,胡伦直接接受张浩的领导,与之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对这一时期的经历,胡伦回忆录中记载较详。

    1930年1月,胡伦由位于上海的中共中央特科来到东北,担任哈尔滨地委工运干事兼革命互助会干事,开展工人运动。

    这年3月,原在东北工作的刘少奇调长江局工作,党中央安排当时负责全国总工会工作的张浩接替,负责中共满洲省委的筹建,并担任省委常委、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

    据胡伦回忆,当时日本占领了南满铁路,全部收入被日本人当作赢利所劫夺,铁路工人遭受着日本人和国民党军阀的残酷压迫和剥削,大批工人失业,无法生活,而在业职工的生活也愈加恶化。

    按照党组织指示,胡伦积极组织失业工人与在业工人配合,共同反对帝国主义和军阀统治。这年4月,时任满洲省委书记的张浩到哈尔滨检查工作,胡伦向他报告了工作情况。经组织决定,“五一”国际劳动节组织全市工人、农民、学生搞一个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封建军阀,以此来向全市工农和学生进行宣传,让他们参加到革命斗争中来,壮大革命力量。

    就在胡伦等人积极按照上级指示筹备“五一”大游行时,一位叫周玉书的中学老师、中共党员被敌人逮捕,随后学生中一位叫张小鲁的青年团员也被逮捕。事件引起了青年学生的强烈愤慨,各校派出代表向当局请愿,要求释放无辜被捕的学生并向学校道歉。工人也站出来支援学生,失业工人派出代表向当局请愿,要求复工复薪维持生活。当局使用高压手段威胁示威群众,指责学生和工人受了共产党的鼓动,声称谁闹事就逮捕法办谁,学生和工人代表的连续请愿毫无结果。为防意外,警署又赶快把被逮捕的教师周玉书和学生张小鲁押送奉天(今沈阳)军法处,这更激起了学生和工人群众的义愤,表示要响

    美/文/美/句

    应共产党的号召,参加到“五一”群众大游行中去。郊区农民也同情工人和学生,提出减免苛捐杂税,决定在“五一”节也参加示威游行。这些群众各有切身要求,但总的目的是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国民党军阀,保障人民的自由和生活。

    时至“五一”,那天天气格外晴朗,哈尔滨的工人、学生和许多朝鲜青年纷纷走上街头,一些学生还表演起“帝国主义牵着国民党军阀走狗咬中国人”的街头话剧。满街都是商店营业员和居民,拥挤不通。敌人也早有准备,街头巷尾警察密布,但面对几万名工农学生组成的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大军,他们不敢阻拦。胡伦等党团工会干部在前面领导群众游行。当游行队伍来到日本领事馆门前,激愤的群众被几个日本人在

    美/文/美/句

    领事馆门前趾高气扬地进进出出的样子激怒,未等示威游行组织者下令,几位朝鲜青年突然用石块猛砸日本领事馆大门和窗户,接着又冲进领事馆,将使馆砸了个稀烂。馆内的日本人纷纷从后门逃出。大批警察闻讯赶来现场。为防敌人镇压,张浩等人立即组织示威者撤退,但仍有几十名朝鲜青年被警察逮捕。

    这次“五一”示威大游行,虽然群众情绪很高,影响很大,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是,作为组织者,张浩想到几十名朝鲜青年被捕,觉得损失也不小。其原因就在于组织不周,犯了盲动主义的错误,自己有一定的责任。为防止今后再出现这样的问题,他决定晚上召集领导游行的党团工会学生干部在他的住所开会,总结这次“五一”大游行的经验教训。

    当天晚上,张浩在其住处哈尔滨道里中国大街一个横街出口处的旅馆内开会。作为游行的领导骨干之一,胡伦参加了会议。会议开始还不到五分钟,两名警察突然闯进旅馆推开了张浩住处的房门,见一群人正围着开会,立即将门猛地拉了过来并锁上,然后一个警察在此负责看守,一个警察则去叫人赶来抓捕。室内的同志见势不对欲冲出去,无奈门被锁上,便与留守的警察争吵起来。张浩、胡伦等人要警察开门,警察不开。张浩和胡伦仗着人多力大,终于将门打开。张浩将看门的警察往房中一拉,说了声:太不讲理了,大家快跑!乘势冲出门去,屋内的人便一拥而出。胡伦和一位姓张的团员主动在后面抱住警察掩护大家逃离。眼看开会的人都跑光了,警察急了,拖着胡伦两人拼命朝门外挣扎,结果三人都摔在了地上。胡伦和小张将警察死死按住,连咬带打,打得那警察连气也喘不过来,只得松手。待警察一松手,胡伦两人乘势跃起,冲向旅馆门外的大街分两边逃跑。谁知胡伦走的方向正是去叫人的警察赶回来的方向,刚好碰上被抓住,小张也被大街上巡逻的警察逮捕。

    两人被押解到奉天军法处,关押在看守所的未决监。在军法处,胡伦遭到敌人严刑拷打,要他交代是否是共产党员,当时有哪些人开会,开的什么会?为何要组织暴动?组织计划是什么等等。胡伦反复说,自己不是共产党员,只是一个失业工人,参加游行是为了要求复工复薪维持生活。到旅馆是看朋友。既不知道什么暴动,更未有过什么计划。

    敌军法官说他狡辩,将胡伦的双手放在桌子角上,用胶皮鞭子使劲抽打,一直打到他两手肿如馒头,胡伦还是不承认。几堂审讯下来,敌人没有得到任何口供,只得又将他关押起来。

    张浩在哈尔滨脱险后,不久被任命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职工运动部部长,并在1930年9月举行的中共中央六届三中全会上被增选为中央候补委员。1930年11月,他化名“陈子真”到抚顺市检查工作,在抚顺召开县委扩大会议时因叛徒范青出卖而被捕,解送到军法处看守所关押。敌人对他严刑逼供,要他承认是“共产党大头目林育英”,但张浩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字。

    此时的胡伦仍被关押在军法处看守所。胡伦与张浩在这里又见面了。张浩告诉胡伦,同案的叛徒挺刑不过,死咬住他不放,因而自己已被判刑五年。

    胡伦向张浩汇报了狱中的情况。特别谈到4月时张浩到哈尔滨地委检查工作后不久,满洲省委、团委即被敌人破获,几十位同志被捕,大多是青年团员。据看守说,这些被捕的同志中有的在军法处的劝诱下写了悔过书,他们还谈到省委组织部长丁某被捕入狱后意志消沉,天天盼望他的叔父国民党中央委员丁维芬保他出狱。对这些情况,胡伦向张浩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听了胡伦的汇报,张浩告诉胡伦,组织被破坏的原因尚未查清,现在党团员中确有变节的人,但大多数还是好人。他要胡伦想法告知关押在未决监的党团员,一定要站稳立场,决不能写悔过书,倘若发生动摇,被开除党团就丧失了政治生命。按照张浩的指示,胡伦认真进行了贯彻,及时制止了一些被捕同志中出现的犹豫动摇现象继续发生。待决期间,张浩和胡伦在看守所里建立了秘密的监狱党支部,张浩任支部书记,胡伦为党小组长。他们联络尚未判决的同志,鼓励他们坚持党的立场,不动摇,不叛变,作有革命气节的党团员。

    不久,胡伦所在的看守所又先后押进十多名政治犯,他们是由莫斯科学习回国的中国学生,其中有赵世炎同志的爱人夏之栩,团中央书记吴正鹏。虽然受尽折磨,但是这些同志都保持了共产党员的斗争性,未向敌人屈服。

    狱外,党组织也通过各种方式积极地对被捕同志进行营救。1931年,在党组织的营救下,胡伦终于得以出狱。出狱后,他为还被关押在狱中的同志出狱四处奔波,他还特地去监狱探望了已被敌人判刑正在监狱酱园服刑的张浩同志,为他们出狱想方设法。1932年初,在党组织的营救下,张浩也被保释出狱,回到了上海。

    胡伦出狱后,向省委报告了自己被捕和在监狱里的情况,请求组织对自己在狱中的表现进行严格审查。省委同志告诉他,你在哈尔滨是为保护同志而被捕,在敌人监狱里的表现也很好。张浩同志出狱后,已向省委汇报过了这些情况。胡伦听后非常感动。

    组织上希望胡伦还回上海或到苏区工作。想到那里有许多共事多年的老同志,彼此间都有深刻的了解,工作也容易开展,胡伦还是很向往的。然而,想到自己已经熟悉了东北这边的情况,胡伦觉得这里也同样适合自己开展工作,便向中央表达了自己的意愿,感谢组织的周到考虑,决定仍然留在东北继续为党工作。

    1942年3月张浩因病去世,当时身为抗日联军第四军参谋长的胡伦对此情况并不知晓,因为那时他又再次身陷囹圄,被判刑十五年,还在日伪监狱里继续与敌人进行着殊死的斗争。

    2019年9月22日广安西溪河畔

      本文标签 :学生 生活 日本 方向 学校

      本文标题:【往事钩沉之九】胡伦与张浩在哈尔滨的一段往事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27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