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似水流年7:龙城别“恋”

  • 作者: 好春才来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9-12-01 19:14
  • 被阅读
  • “喂~~!是我,妈!”

    在公司门口马路拐角的公用电话亭里,我给千里之外的母亲报平安。因为下雨吵,或是因为激动,我的嗓门提高了八度。

    这年的八月五日,我坐火车硬座来到龙城报到。一切都是新鲜的、兴奋的。到人事部门见了人,办了手续,有人就带我去宿舍安顿。条件简陋,但“中国人不患寡而患不均”,既然新招的大学生都一个样,大家也就没啥抱怨了。

    新人先培训一个月,还要考试。每天坐在培训室里听讲,不时分组搞些互动。这期间,大家彼此知道谁在哪个部门,叫什么名字。除了同宿舍和隔壁左右的少数几个男同事,我还在活动上特别认识了一位女孩。

    她叫J。如钱钟书在《围城》中所言,要想发展一段关系,最好莫过于借书,这样男女之间不仅有了交流的话题,一借一还也多了很多接触机会。我和J之间的交往,也从借书开始。

    但我有了惠子啊。虽然她现在远在千里之外,还在大学里“苦熬”,虽然我一个人放飞在龙城,正值精力旺盛孤独无聊。聪明如J,很快就知道惠子的存在,也明白了我的这个窗口期。她很乐观,也很有信心,有条不紊地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偶遇”,拜访,团聚,等等,她展开了温柔的攻势,怎奈我一直欲说还休。

    有时候她夜里打来电话,煲很久,中心意思是我不能摘了桃子不放手又想抱西瓜。我明白她的意思,略感抱歉,心里并不纠结痛苦。虽然我对她也有好感,但要离开惠子,我没有想过。

    我在公司宿舍没住多久,便在市里租了房子。二室一厅,很有家

    美/文/美/句

    的感觉。时间磨去很久,我和J之间一直没有实质进展。有一回半夜,我接到J的电话,她说到了我的住处附近,不知具体位置,让我下去接她。

    我找到她,见她骑了一辆摩托,夜里的路灯下,一身寒露。“我不搭你,你在前面带我走吧。”她见了我,这样说。我心想她应是不好意思彼此靠得太近,心里没在意,还报以理解的一笑。

    孤男寡女,半夜里她在我家客厅的沙发

    美/文/美/句

    上说着说着哭了,日光灯清冷的光晕下,两肩一耸一耸。我听明白了,她这段时间新处了一个朋友,很“优秀”,但人家对她没感觉。

    “我是不是很差?是不是优秀的人都不喜欢我?”她一边哭一边似是自言自语。

    我安慰着她,一边想要拍拍她的膝盖,终是没有伸出手。

    惠子不负众望,毕业找工作也成功登陆

    美/文/美/句

    龙城。这样,在高中谈恋爱的几对儿,经历大学直到工作还能在一起的,我们成为当年老同学心中硕果难得的两个。

    这年中秋,J约我赴家宴。我事先和惠子约好这天要去一个朋友家里的。但看着她一脸期待的样子,又不忍拒她,只好说去可以,但不能呆久,因为已经约了朋友。

    她的父母早知道我的存在,甚至有一回她妈妈还“顺便”到公司通过我取J的资料。下了班,我随她一起去了。甫一进门,就被她妈妈热情了迎了过去,招呼喝茶。我四下扫了一眼,发现客厅里早摆满一桌丰盛的菜肴。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似乎被当作准女婿看待了,脸上就不自觉暗暗地热了起来。

    阿姨一个劲儿地帮我剥虾、夹菜,J在一旁偷偷地笑,半是幸福半是害羞的样子。吃到一半,惠子来电话了,我当即起身,去J的房间里接了。惠子问我在哪里,什么时候碰头,要出发去朋友家赴约了。我支支吾吾答了,挂完电话出门,瞥了一眼房间四周,没留下什么印象,只感觉一种很熟悉的温暖,瞬间里还有一些隐隐的幻想。

    再回到席间,我加快大吃了几口阿姨夹的菜,又敬了阿姨叔叔的酒,就起身告辞。她们没怎么吃,尽照顾我了。见我要走,起身笑着来送。出了门,我的心里只想着赶快和惠子碰头,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她们又聊了些什么。

    这是一个转折点。J自此之后与我有了距离。我们还是会见面,但她每一次都会带来新“状况”。也许,她感觉在我这里希望渺茫,便自寻出路了。日子就这样流淌下去,直到有一天,我离开了龙城,将J装进了记忆。

      本文标签 :朋友 电话 感觉 公司 时间

      本文标题:似水流年7:龙城别“恋”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434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