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2
    2018-02-21
  • 微信:人狗情未了十一岁时,阿然家里养了一条狗,是人们常说的四眼狗,在一个大冬天,阿然抱回了它,本想给它取一个霸气的名字,不过最后还是叫成狗子,阿然是看着狗子长大的,一人一狗的感情很深。 可是阿然要搬家了,新居是不让养狗的,所以阿然的父母决定把狗子留给他的爷...[浏览全文]

  • 8
    2018-02-21
  • 爸爸:一幅窗帘的温暖下午跟妈妈聊微信,问妈妈家里小屋的暖气片热了吗?妈妈回复我,还是不热,并且卫生间的暖气也不热,一天得放好几次气。 爸爸住在小屋,暖气不热,原本怕冷的他怎么能够受得了。于是,问妈妈,爸爸的身体还好吧!妈妈回复,挺好的!把小屋的门打开着,空气流通...[浏览全文]

  • 27
    2018-02-21
  • 微信:你所谓翻不过去的山,其实是你心里的山人生最大的坎,是自己心里的坎 在没有决定要坎注册会计师之前,我一直觉得注会是与一个我遥不可及的职称考试,在还没有报名之前,我就已经被自己心里的这个坎所打败了,我觉得他在我心中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考试。 直到有一天,我的小姐妹告诉我,为什么不...[浏览全文]

  • 30
    2018-02-21
  • 微信:而今的思绪抵不过杨柳依依从前,我只有一颗流浪的心,和内心的孤寂,不知是前世的过错还是下一世会得到弥补,我已紧锁住灵魂,静听尘世的摆布,任风沙怎么敲打窗,我都不会再张望,就是窗外的糜烂繁华浇灭我所有的热情,包括生机。 一心想走出去看看这世界,感受它的瑰丽和多姿,在向...[浏览全文]

  • 44
    2018-02-20
  • 微信:小芳小芳是妈妈厂里的一名员工,年过四十,有一女儿只有5岁,我接触小芳是在高三毕业,因为高考失利,打算复读,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所以就随着妈妈去厂里打零工,见到了她。玩具厂不大,厂里的员工就是周边几个村的人,因为是小作坊,厂里总能见着六七十岁的老...[浏览全文]

  • 29
    2018-02-20
  • 微信:就一个活动不容易这次国庆加中秋节总共就八天的假期,我们只有四天已经很不错了,平时都是放假一天,老板说今年要去玩一下,原本打算小漳州说要烧烤野外,说可以自己煮饭也很好玩,但是征求大家的意见,只有1/3的人想去,很多人去过,都说那里不好玩,没情调。 后来老板让同...[浏览全文]

  • 10
    2018-02-20
  • 微信:别动我的命根子十刘基打出去的三个铁拳终于把老六的谣言给镇压了下来,打那以后,再也没有敢开老六玩笑,辱骂豆房村民了。 刘基是条汉子,他为豆房村的村民们维护尊严,挽救了全村村民们的形象。就在这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全村的村民们差不多投了全票,支持这个汉子当选生产...[浏览全文]

  • 30
    2018-02-20
  • 微信:回流话说山坑水倒流上山顶,那是古代神仙说的话。世代生活在农村的人们盼望把自己的户口迁入城市里去,去干啥?盼望去住高楼大厦、做城市人、做工人阶级、老年得拿退休金。这是乡村人梦寐以求的企盼! 机会终于来了,而且来势猛!城里做官的放出好消息:用钱可把农...[浏览全文]

  • 10
    2018-02-20
  • 想念:年少青春里的懵懂初恋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是个阳光开朗的女孩,相对于羞怯的他而言,或许她来得更加活泼好动吧! 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同窗生涯里,最初他喜欢上的人并不是她,犹如戏剧化的情节,恰恰他喜欢上了她的同桌,一个相对她而言,个性内敛的女孩。或...[浏览全文]

  • 30
    2018-02-20
  • 微信:异地恋,请收下我这封情书我多想拥抱你,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可惜你我之间,人来人往。 我们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又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一样的是我们正在恋爱,不太一样的是我们在正在异地。有人说异地恋是辛苦的,也有人说异地恋是不会长久的。也许这些都对,但一定不是全部。虽...[浏览全文]

  • 37
    2018-02-20
  • 女孩:灵魔师与女孩灵魔师爱上一个人类女孩,女孩注定只能活到二十四,灵魔师伤心欲绝,于是把这个村镇时间永远定格在她二十三岁的最后一天。从此每到午夜十二点,小镇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开始不断重复上演同一天。她吃早餐了她出门了她忘了手帕她朝爱丽笑了她买了报纸她该回家...[浏览全文]

  • 55
    2018-02-19
  • 微信:去动车站等人台风天从广东过来的动车晚了半个小时,我们是提前十分钟到的,也就是说我们在门口等了40分钟。 在车上跟同事聊了很多,还看到了经理的老公的汽车,她老公去厦门坐动车,然后就把汽车停在路边的斑马线的格子里面,同事还特意拍了张照片发给她。 这个客户东莞...[浏览全文]

  • 41
    2018-02-19
  • 微信:被爱的烦恼杂工欧阳海喜欢普工阿梅,一有空,欧阳海就去看阿梅干活,醉翁之意不在酒,欧阳海老是盯着阿梅脸放电,阿梅不悦:看什么看,不认识啊?欧阳海振振有词说: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阿梅语塞,工友们笑。 开饭的时候,欧阳海打到菜了搜寻阿梅身影,端着饭笑嘻...[浏览全文]

  • 27
    2018-02-19
  • 微信:用生命在爱螳螂,如果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应该玩过,我也是农村长大的,但是爷爷那会老说我命好,不怎么需要干活,我不服气老说,市区的孩子命才好。小的时候,螳螂,草蜢,傻傻分不清楚。主要是他们都是绿色,都是带翅膀,都是。好多相似的地方,好吧。 昨天去老爸那里...[浏览全文]

  • 39
    2018-02-19
  • 微信:独处便安静獨處便安靜,我想起街角與你打鬧的畫面,我想起與你暢談的通宵之夜,我想起與你家鄉小道的散步之旅,我想起了小時候的那個你。 但現在的你,常常讓我心疼之餘又失望著。你還是沒有長大,但是你懂得了很多卻不懂得怎麼做。你胡思亂想之外還有了憂鬱症,你獨處...[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