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76
    2020-04-23
  • 二丫疯了,自从她家里失火,家人都烧死后她就疯了,每天蹦蹦跳跳的拉着过往的人去她家做客,好歹也是几十年的邻居了,村长没法,请了个据说懂心理学的人来帮二丫看病,村长不懂,只知道很厉害。那个人带着二丫进了屋,出来后只说了一句话就走了,村长愣愣的...[浏览全文]

  • 68
    2020-04-23
  • 大风呼呼的吹着――我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大树在风中摇曳,我想那一定是风叔叔在贪玩,妈妈说风叔叔又贪玩又凶。 我问妈妈风叔叔长什么样,妈妈歪着头想了想,风叔叔有着一个大鼻子和一双大嘴巴,可喜欢吃人了 晚上我被妈妈抱在怀里,昏暗的灯光摇摇晃晃...[浏览全文]

  • 28
    2020-04-23
  • 最初的开始,也仅仅是想知道你的名字。 那段时间,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希翼着什么。可能是每天清晨相逢时互道早上好啊;也可能是偶遇时礼貌的微笑。 借着创建班级群的名义,我加了你的QQ。 后来,我才发现。只要和你聊天,我的嘴角就情不自禁地上扬,虽然,...[浏览全文]

  • 41
    2020-04-23
  • 昨天,晚饭后,我、妻子和小女,我们一起沿着河边公路往前走,妻子忽然想起一个故事,关于过工鸟的故事,她问我和小女,你们知道过工鸟的来历吗?我们说不知道,于是妻子就说起过工鸟的故事: 从前,有舅甥两家,舅家穷,外甥家富裕,舅舅就常到外甥打工,舅...[浏览全文]

  • 44
    2020-04-23
  • 谈起高三,那真是一段压力山大,又充满动力的时期。对于别人,除了学习就是学习,而我,比他们多了一段暗恋的回忆。 高三,每到课间大家都喜欢趴在桌子上睡大觉,而我总喜欢静静看着窗外。并不是窗外有什么好风景,我在等待着,等待着那女孩上厕所路过我床边...[浏览全文]

  • 40
    2020-04-23
  • 在北方有那么一座城,夜晚降临,换上繁华、喧哗的衣裳,走在大街上听对街酒吧的歌,看来往形形色色的人、车,灯红酒绿,一个被繁华包围的城,仿佛每个人都能成功?富裕? 梦何时起的?一张车票,一个背囊,就在路上。火车上挤满了人,都谈论着:XXX家买新车XX买...[浏览全文]

  • 59
    2020-04-23
  • 亲爱的小公主啊!从现在开始,殿下自己就怎么舒服,怎么高兴,怎么觉得不难受,殿下就怎么做吧!臣是不对,不应该在殿下需要我的时候,臣却没有在殿下身边,臣只恨我自己在殿下委屈难受,需要臣的时候,臣却无能为力,让殿下一个人默默地承受,对啊!臣怎么这么...[浏览全文]

  • 46
    2020-04-23
  • 很久以前,一个忘了叫什么名字的地方,有一位鼎鼎大名的将军,将军骁勇善战,保那里一方平安。 那里,没有百姓是不感激他的,也没有百姓是不怕他的,但总归,感激大过于害怕。 将军长的并不差,剑眉星目,洒然不羁,形貌质长挺拔,可他偏偏不把自己当将军,...[浏览全文]

  • 39
    2020-04-23
  • 那一年我总是穿着牛仔裤短衬衣,衬衣总是把纽扣扣地满满的,生怕别人看到我的腹肌,可笑的是我却没有腹肌。天气转凉,季节转秋,短袖长裤刚刚好,但总是没有看到树叶变黄飘落,只是不管春夏秋冬,她总会在那拥挤的走廊路过。 她喜欢穿裙子,戴着MP3,长得比...[浏览全文]

  • 61
    2020-04-23
  • 第一年的七夕,他和她第一次相见,便对她一见钟情,从此就陷入了单恋之中。 第二年的七夕,他在酒吧里陪了她一夜,尽管第二天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课,只因她看到喜欢的人挽着另一个女孩。 第三年的七夕,他决定表白,定了一束花派人送给了她,但紧张之下忘...[浏览全文]

  • 21
    2020-04-23
  • 我没问你的时候,你不需要和我有任何交代,物理中有一个特别的名词,它叫光流,它指的是视觉中的可见光,比如我们见到的太阳发出的光,月亮的光,以及那些喜欢的人眼里的万千流年。我们都大概了解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是个什么样的垃圾我自己也知道...[浏览全文]

  • 48
    2020-04-23
  • 封闭管理月余,灶台的液化气无论怎样挣扎,最后还是一闪一烁地熄灭了。可那送气的车是进不得小区的,从前打个电话,师傅就噔噔扛着气罐上门的情景,似乎已经很久远,委实让人怀念。 耳濡目染,新冠病毒也让我学得了逆行者的坚强。我找来了破旧的床单,将下的...[浏览全文]

  • 27
    2020-04-23
  • 一个家庭的悲剧源于缺少爱、自私和冷漠无情。题记 在一座大山的深处,有一间破旧的小屋子,屋顶的烟囱里正冒着缕缕炊烟。屋子里是那样黑暗,与外面的阳光极不相称,仿佛那些烟都留在了屋子里似的。 一位老妇人穿着厚厚的破棉衣,从屋子里一瘸一拐地走出来。...[浏览全文]

  • 52
    2020-04-23
  • 她把我删了四个月,期间我加了了她几百次,给她发了942条消息,其中337条是你还没有加为好友,其中605条是你已被加入黑名单,打了245个电话,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发了63条短信,超过三百字的短信占了一大半, 得到的结果是:想了很多,我...[浏览全文]

  • 65
    2020-04-23
  • 出发了,爸爸挑了一担子红薯,送我去机场,家里人在离我10米外停住了,母亲还是不争气的用衣袖抹着眼泪,我低头看着身上的红嫁衣,憋了憋嘴,抬起了头。 女人嫁给一个男人,就像一场豪赌,赌进去的是自己的后半生。 到了非洲,我皱了眉头,越是靠近他的家乡...[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