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日记心情随笔
文章内容页

老人:那树,那叶,那醇香……

  • 作者: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7-07-27 08:28
  • 被阅读
  • 老人:那树,那叶,那醇香……

    立春后一明丽的日子,天蓝的诱惑,日光明媚温和,憋屈了一冬的心不由地敞亮起来,风吹在脸上如长毛绒玩具拂面,“嗯……”深吸一口,春的气息穿过鼻腔直达腑底,凉凉的,透透的,肺泡被大大的充盈起来,交换出沉积一冬的浊气,轻松感觉随血流运达全身,唤醒冬眠的精气神儿,颓废的“冬我”抻一个长长的懒腰,感受了一下变化,确认了春的气息,立马快活起来……

    春来了,该动了,那些老树们可好吗?

    精气神儿回来了,心醒了,“不安分”又开始蠢蠢欲动,第一个追念的便是那些苍老的老梨树。

    绵延几十里隐没若现的老唐河,在我的心里总是清波荡漾,船帆号桨往来穿梭繁华无限商用河道,那些依然固守在老唐河岸上虬枝劲干老梨树是当年风华的见证、也不知它们在那里风霜雪雨多少年,只是年复一年花开花落,用它的果汁馑养这一方百姓。春来花如雪,夏来果满枝,秋来香四溢,秋后的梨叶更是五彩如锦,想这一方百姓可谓是生活在世外之中了,这也是我无数次跑梨园,想沾其仙气儿的原因吧!

    这个冬有太多的思绪无处安放,总想伴一缕午后阳光,品一杯自制的冰糖梨汁,慢慢翻看拍过的老梨树照片,回想每一个情节,以填补没有梨树陪伴日子……然匆匆的日子这是我一个闲适的奢想。每一个画面总是在忙碌中脑际一闪而过,有的则时常萦绕于心久久不能散去,慢慢咀嚼,慢慢回味,越发的有了味道

    去秋周末又和姐妹们看秋后梨叶,又拜访老梨树摄影组精神图腾树----生命之树。多彩的梨园让姐妹们如痴如醉,惊叹不已。叶因树的品种不同颜色各不相同,广梨是黄色,鸭梨树是红色的,水晶梨的叶子依然还在绿着。在这三种主色中又有浅红、深红、暗红、褐红色,黄色中有的黄绿相间,有的鹅黄、有的橙黄,深绿则有了几分庄重,浅绿还是那么俏皮。我和樊姐顾不得树上精彩,兀自捡拾地上的落叶:真漂亮,可惜了……我们把拾来落叶集中在一条水渠中,厚厚的一层,我们蹲在那里拍叶子,累了就趴下,不同的角度让我们有不同的欣喜,再累干脆躺在落叶中,这种久违的亲近大自然感觉让我们如同回到儿时,有种砰然欣喜,忘情一切,枕着落叶,看着日光照耀下舞动的叶子折返出不同的色彩,我们快乐地用镜头记录一个个美好的瞬间。快来呀,这边更漂亮&hellip

    ;…那边吴姐和敏兴奋的不得了,茂密的树林中这些往日高雅矜持的女士们不得不亮开嗓门互相召唤。

    树密处一老人用一硕大布袋装树叶,不明白其用途

    ,好奇过去跟老人搭讪:老先生,弄这么多树叶做什么?

    冬天喂羊,还可以烧炕,做饭。

    那不冒烟吗?

    没烟,比柴火好烧。

    一定也好闻,梨树叶子一定有梨的甜味儿吧。

    我笑着问,因为想到了听雨轩主的那篇《杨小虫买了只钢笔》中有一段是描写杨大布袋制造碎烟的情节:

    这碎烟是什么?碎烟看上

    去像是揉碎的烟叶子,而价格却要比烟叶便宜好多。那钱怎么赚呢?自然是在里边掺东西,掺芝麻叶、掺蓖麻叶、掺豆叶子来冒充烟叶卖。这是名符其实的伪劣产品,碎烟里边实际上仅有三成或四成是烟叶子。那时,乡村里穷人多,吸碎烟的人也多,好在大家心知肚明,买碎烟就图个便宜。

    在临河镇集上,最多时曾有过三十三家烟摊,后来逐渐减少为七家,那二十六家哪里去了?都让杨大布袋挤垮了。杨大布袋挤垮这些人,是靠他乞讨中发明的独家秘方。

    那时,老唐河两岸梨园很多。梨树在春天里繁花似锦,一串串的花儿,结出一串串的果儿,但有限的养份却无法让这多小果儿长成大梨。一道必不可少的工序是在小梨刚手指肚大时,先要去掉三分二或者四分之三。小梨是淘汰的果子,既不能做食品,也不能当肥料,农民们随手扔在路边,堆到坟包般大,要多少有多少。杨大布袋把这些东西背回家,问他干什么?他说晒干了烧火。秋天,杨大布袋又去捡人们扔掉的梨核子,问他这有什么用?他说喂猪。杨大布袋没地,没有芝麻叶、豆叶子,他就去收集榆树叶、梨树叶……然后呢?杨大布袋捡收了烟叶遗弃在地里的烟柴。他把烟柴掺着梨核子、小梨一起碾碎,在大锅里熬汤,煮那些树叶子。

    这便是闻名遐尔的杨氏碎烟!

    杨大布袋是真正的废物利用,化腐朽为神奇。别人在里边掺烟叶,烟叶掺多了成本高,没赚头。烟叶掺少了,没劲、没味道。而杨大布袋的碎烟,里边没有一片烟叶,却片片都含尼古丁,既有烟的辛辣,又独俱一种梨的清香。杨大布袋以物美价廉,打垮了许多同行。后来,又相继开发出十多个品种,有的掺破梨,有的掺烂杏,有的掺毛根苇根,有的掺大烟葫芦……那不但是穷人爱买,有钱人也争相来买。杨大布袋的买卖在最兴盛时,一集能卖一布袋铜钱和铜板,里边还夹杂着个别的银元。

    看着眼前的老人想着杨大布袋,俩人似乎有神似之处,现在没人买碎烟抽,他不会制造碎烟了,用来烧火做饭也可能,年长些的老人还是比较习惯传统的生活习俗,用梨叶子烧出来的饭一定有种特殊的香味儿,梨叶子煮老唐河上长出来的红薯,铁锅周围在贴一圈刚下来的棒子面饼子,那香味儿……想着口水都出来了,还有那羊肉,吃梨叶长大羊肉一定非常细腻,鲜嫩还有梨的果香味儿吧。全聚德的烤鸭讲究用果木来烤,内蒙的小肥羊是吃草长大的,咱这羊是吃梨花、小梨仔、梨树叶子长成的,于此说来老唐河上牧的羊也是珍品佳肴了。

    ……好久,好久沉醉在那份醇香中……

      本文标签 :心情随笔 老人 美文 美句 长大 生活

      本文标题:老人:那树,那叶,那醇香……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114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