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演讲:冯玉祥义感棒老二

  • 作者: 云山松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7-09-11 08:03
  • 被阅读
  • 演讲:冯玉祥义感棒老二

      一、受排斥,冯玉祥职闲人不闲

      说起冯玉祥,凡熟悉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很著名的国民爱国将领。要说他带兵打仗,长城抗战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但是,我这里要讲的是冯将军在我们川南的威远县云连山区的一次历险经过,它虽然和冯将军一生经历过的风险相比算不了什么,但却空前绝后令人称奇。因为它确实鲜为人知!

      1939年9月,冯将军正在前方抗日,蒋介石却把他召回重庆任第三战区督导长官,成了挂衔将军。他知道老将怕他功高震主,在报复他、冷落他。但他想到现在正是国难当头抗战最关键的时候,所以不跟独裁者一般见识。

      这时重庆大学听说抗战名将冯玉祥到了重庆,便邀他去作报告。由于他的报告生动具体通俗易懂,极有鼓动性,师生们当场就纷纷捐钱请他买枪炮支援前线抗战。

      这事对冯将军很有启发,他知道现在国库空虚,全靠美援是难以支撑到抗战胜利的。他想通过自己的演讲,既可为抗战募捐以弥补前线部分军需,又可鼓动民众的爱国热情,巩固后方的稳定以提高生产。于是,冯将军把重大师生捐的钱物交给蒋介石时,说自己决定到四川各地演讲募捐。蒋介石想,只要你老冯不再提上前线率领军队便好说,如果真能让老百姓掏腰包把钱交给我,我又何乐而不为呢?老蒋马上下令各部各地协助冯将军,同时还要戴笠派个特务以联络员身份进行监视。此后的6年里,冯将军走遍了巴山蜀水进行演讲募捐。据不完全统计,当年募捐到的钱用来买的枪炮足足装备了五个军和一个飞行师,可见不是笔小数额!

      那时四川各地的交通除了水路方便些外,陆上只有少数几个大中城市公路相通,多数的县与县之间均为马路。所谓马路,即最好的可以走马车,差的只能走马。正是这样,冯将军到各地演讲募捐无疑是件艰苦的事,然而已习惯了戎马生涯的冯将军却毫无怨言,反而乐此不疲。

      1944年11月4日,冯将军几经辗转来到了川南古城威远县府所在地婆城。他没休息,当晚就到县中学广场进行演讲。群众被他的演讲所鼓动,当场就捐钱物达5.3万大洋,连冯将军都感到意外和高兴。

      在后来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的商界、手工业联合界、妇女界的报告会上,募捐更加踊跃。古老的婆城和威远县人民掀起了空前的抗战爱国热潮,连离县城120华里的威远钢铁厂也派代表来要求冯将军去该厂和连界镇演讲。冯将军听说该厂是四川前省主席刘文辉办的兵工厂,其铸造制作技术很好,便想把他前不久亲自设计的以中国地图为背景,题有他亲书的“收复失地”、“还我河山”的奖牌和奖盾交给钢厂制作,以奖励募捐大户和一些单位。因此他便同意去钢铁厂和连界镇演讲,日期是11月8日。

      7日晚,戴笠派到演讲团当“联络员”的特务蓝兴明找到复兴社(军统特务组织)威远站的站长唐清云,要他代自己“陪”冯去威远钢铁厂和连界镇,因为他想在威远休息几天。原来,他开始以为陪着冯将军到处走有油水捞,谁知冯将军规定演讲团到任何地方不准吃请,不准乱收礼,包括他在内一律吃两菜一汤的军营伙食,所以蓝兴明一有机会就想去玩玩。唐清云知道由县城去钢铁厂的路不好走,但他认为这是一次绝好的发财机会,便装作很够义气地答应了。

      二、泄行踪,唐清云借机发财

      唐清云虽是复兴社威远站的站长,由于复兴社是特务组织不能公开,所以他的公开职务是盐警大队的警察。他当警察每月有5块大洋,当复兴社站长也有5块大洋,尽管他收入不菲,但由于他爱赌爱嫖又抽鸦片烟,所以他常常捉襟见肘缺钱花。鉴于他常年混迹于黑白道上,和一些地痞劫匪打得火热,所以一些山寨土匪在城里的线人也和他有交往。

      由于唐清云从未到外地开过眼界,每天有空不是赌就是嫖,所以冯玉祥究竟是什么人物他却不清楚——他只听说这姓冯的来威远才几天就“收到”几十万大洋,因此,这回蓝兴明请他“帮忙”,他便马上答应了。

      深夜,唐清云来到威远县城罗家坝骡马店找到老板王老三,要他跟青峰寨的表弟带个信,叫表弟明天到路上来接“阿婆”。王老三听了马上塞了5块大洋给唐青云,说立即叫幺师去。原来,这王老三就是威远钢铁厂所在地、连界镇云连山区青峰寨上著名的棒老二头子吴云山安置的联络员。黑道上叫眼线儿。旧中国多数省份称打劫的强盗为土匪,而四川却叫“棒客”。原因是他们少有枪弹,只用木棒在地势险要人烟稀少的道路要口横刀威吓,行人吓得丢了财物逃命他便得手了,因此叫棒客。川南山区的棒客多为农民,俗称“农二哥”,所以叫棒客为棒老二。那时棒客去抢劫称为“接客”,被劫对象分“肥猪”、“干舅”、“阿婆”三种。肥猪指一般的有钱人;干舅指外地的客商富绅或官吏;阿婆则指比干舅更有油水且有权势、来头大的人。向眼线儿提供情报时,眼线儿代主人先付一笔酬金,这酬金要看情报价值大小来定。待主人得手后,根据“收获”多少主人还会付给提供情报者的奖金,叫分“花红”。如情报不实,则会被道上的人“黑办”,所以第一笔酬金便给了5块大洋——这是他一个月的薪金了!

      自从入冬以来就没有做过一笔“生意”的吴云山,在鸡叫二遍时被侄儿吴可辉叫醒正感到恼火,但听到王老三的幺师说去“接阿婆”,身上那早起的寒意和不快即刻便无影无踪了。他吩咐吴可辉立即安排厨房早点开饭并准备好“饭粑砣”(干粮),又叫醒弟兄们起床准备好打伏击的家伙,天没亮就把弟兄们带到了黑湾沟。

      当他们把一切准备好时,已近中午。吴云山吩咐弟兄们就地啃干粮,他则登上沟口岩嘴上瞭望。下午两点左右,前头去探消息的弟兄来到沟里吹了两声哨子,表示“阿婆”来了,于是,黑湾沟立即恢复了宁静,一时间空气都凝固了似的。

      三、打伏击,棒老二逮冯将军

      黑湾沟因沟深林密光线阴暗而得名。这沟长2华里,宽不过3丈,中间一条凹凸不平的石板路被马蹄践踏得布满了蹄坑。两旁的茶树、松树茂密粗壮,常把枝丫伸在路的上空。树的边沿是笔直的山岩,岩脚下由于有一层草皮炭被人掘了不少矿洞。正是这特殊的地形,常常发生棒老二抢人的事,因为在这路边埋伏几百人也看不出来,至于被抢者想逃也不容易。所以商贩路过这里要么结伴而行,要么就在街上(这头的新场那头的连界镇)请人保镖,方可平安过沟。

      冯将军一行从县城出发来到新场时已是中午了。他们在新场街上吃了饭之后,听说剩下40华里有一半是山路不能骑马(容易被树枝挂伤),便雇了一副滑竿抬着冯将军行走。当他们上棺山坡,过吊岩嘴,便开始进黑湾沟。

      冯将军一行共6人,有4人是随他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的老部下。虽然刚入川时四川丘陵山路不习惯了,但随着冯将军走的地方多了,不仅习惯了还练得比当地山民更有脚力了。和他们相反,土生土长的唐清云却吃不了这份苦。他本想也叫一副滑竿松松脚,但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出了。想到下一步还要被抢,自己得演苦肉计,他直后悔不该当这临时联络官的差事。

      冯将军一行进沟后,副官凭他的多年行伍的经验,预感到这沟里充满了杀机,便用他们的安徽巢县方言提醒弟兄们要小心点。前面的两个卫兵拔枪在手,警惕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副官则护卫在冯将军坐的滑竿左测,同时也紧握手枪以应不测;后面那个专管行李的马大,一边把马枪取下端在手中,一边吆动驮着行李的马缓缓前行;唐清云此时则远远地掉在后面,生怕挨近了会被误伤。然而,当他们就要走出沟湾的口子,看到前面是一片梯田时,那一直绷得很紧的神经不由得松弛了下来。正当他们把枪入进枪套,有的开始点烟,有的开始说笑时,只听得岩嘴上一声猫头鹰叫,前面的开路卫兵突然被绊倒在地,后面的副官和马夫被一种不知名的“野虫”“叮”了一口后立即错倒在地上,连最后面的唐清云也和他们一样都立即失去了知觉。

      再说躺睡在滑竿里的冯将军,他当年骑马打仗,来到四川后,第一次坐滑竿,确实有些不习惯。后来经常坐这玩意儿,他发现坐躺在滑竿竹椅里完全可以睡觉,便往往利用乘坐滑竿的时间好好地睡一会儿,以养精神。由于刚才在新场吃午饭时听说剩下的40华里不便骑马只能坐滑竿,所以就喝了几两高粱酒,准备乘坐滑竿时睡一觉,因为这几天他太累了!

      当他听到那一声凄厉的猫头鹰叫声时,多年养成的军人警觉性使他立即从梦中醒来了。这异样的声音想是阴暗的山林里常有的吧,然后又听到前后发出异样的声音,他正想抬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时,身子下面的滑竿在突然倾斜。估计轻者会摔得鼻青脸肿,重者会摔得伤筋断骨。可是冯将军毕竟是位杰出的行伍中人,只见他一手借势在滑竿上一撑,竟拿着盖在身上的军呢大衣纵身跳出一丈开外,连头上戴的博士呢帽都没掉!

      这时两个本想甩了滑竿好逃的脚夫被埋伏在路旁的棒老二抓住捆了,前头的两个卫兵也被涌出来的棒老二按在地上直挣扎,至于副官和马夫,已被捆好还没醒过来。看到眼前瞬间发生的变故,将军忙叫那两个卫兵别伤了这几个弟兄!

      在沟里负责袭击的吴可辉见已得手,便叫弟兄不要伤了人,全部“请”回山寨再作处置。吴可辉对冯将军很客气,只蒙上了他的眼睛,将他双手不紧不松地捆上,仍让他坐在滑竿里,和他的随从们被抬进了青峰寨。

      冯将军被扶下滑竿,松了绳索取掉蒙在眼上的布巾后,他看到自己竟在一间山庙大堂的中间,两旁站着衣装不整、手持老套筒步枪和火药鸟枪的棒老二,正上方却坐着一个穿军装的头目,都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他想到自己乃堂堂国军上将,当今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指挥千军万马驰骋疆场令日寇胆战心惊的冯玉祥,竟然成了山寨毛毛匪的俘虏,不由得感到又滑稽、又好气、又好笑,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他用戏剧中的京腔,以四川袍哥风舵称职的礼节双手一揖,字正腔圆地说道:“好汉,我冯玉祥这厢有礼了!”

      本来冯将军就身材高大声音宏亮,加上刚才他又运足了中气,所以他的话音把青峰寨的大庙层顶直振得灰尘猛落。至于上首坐的吴云山,更是目瞪口呆,以为自己听走了耳。他心里想,狗日的王老三,跟老子送的啥子信哟?莫非……

      四、讲道理,棒客窝里搞演讲

      看到上首坐的头目呆呆地看着自己既没有吭声又无反应,冯玉祥将军以为这伙棒老二是纯粹的山民,便不由得心里一沉。但他表面上却镇静地径直走到放在大堂左侧的一把太师椅前坐下,看局势怎么发展,以不变应万变。

      冯将军到四川各地演讲时,曾遇到过县长都不知道冯玉这祥是个什么样的人的事。后来他得知四川内地很多老百姓直到日寇派飞机来轰炸还不知道日本是人是啥东西时,才明白四川虽没遭到过外来侵略,但却因为省内各路军阀为争夺地盘而连年混战,所以老百姓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都麻木了。刚才见那头目没有反应,就以为又遇上了麻木者,所以便作好了随机应变的准备。

      可是,坐在上首太师椅里的吴云山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因为他不相信眼前这个下江人(川人对长江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中下游人的统称)就是冯玉祥。他心里在想,哟?看来这个老儿以为我没有见过世面,想拉虎皮作大旗——恐吓毛毛虫嗦?真是做梦!于是他冷笑着走到冯玉祥将军面前仔细地打量起来。只见这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脸庞方正浓眉大眼,头带青色博士呢帽,身穿深灰色长布棉衫,脚上一双小圆口布鞋,既像商人又像先生(教师)。不过他那气派,那眼神,确实有几分威武,几分神气。

      吴云山装作洞察一切的口气对这“冒充者”说,“哟,你娃儿硬是乌龟王八打屁——充壳子哟!想冒充冯玉祥,咋不说你是蒋介石呢?”

      冯将军听他这一说,心情不由得轻松起来。他从衣襟袋里摸出他的上将证件,递给吴云山说,是真是假,请验明正身。吴云山拿着证件走到汽灯下面仔细地看了看,又走过来把冯将军再端详了一番后,便开始盘问起来。不过,盘问的口气却客气多了。

      “既然你真是冯将军,咋个不在前线带兵打仗,跑到我们这个屙屎不生蛆的山旮旯来干啥子?”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委员长要我从前线下来,我就从前线来到了后方。四川乃天府之国,物产丰富,山清水秀,特别是你们这旮旯,更像是神仙住的好地方。

      “成都、重庆不好耍呀?我们这里除了山清水秀,硬是穷得很哟!”

      “看到我中华大地被日寇践踏,想到我华夏儿女遭日寇蹂躏,我耍得住吗?我到四川各地进行演讲,宣传抗日,募捐钱财去买飞机大炮坦克机枪,弥补了前线军队之急需,同样也为抗战出了力。这样比耍更舒服,我也更心安。”

      “既然你到处募捐,肯定收到不少钱哟?”

      “没想到四川大后方的民众对抗战这么支持,他们听了我的演讲后,就是勒紧裤带也积极踊跃地捐钱捐物,其数额已达几千万之巨,令人感动,也激励焕章须更加努力!”

      吴云山听了,马上吩咐弟兄们先搜冯将军和其随从身上,然后向副官要来钥匙,亲自开了行李中的那两个箱子——他的目的是找钱。

      本文标签 :短篇小说 演讲 爱国 美句 美文 习惯

      本文标题:演讲:冯玉祥义感棒老二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176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