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父亲:受难日里让自己面壁感恩

  • 作者: 怀念那片海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7-09-14 00:18
  • 被阅读
  • 父亲:受难日里让自己面壁感恩

    《没有你的远方都是在流浪》(第一 页)》

    何小北本想自己可以握一把剑可以走天涯,谁知一不小心握住了剑刃,伤的自己遍体鳞伤。这是何小北总结概括自己如今的人生

    他说他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要给我讲故事,让我帮他记录下来。他说他怕有一天,自己失忆了,会忘记故事的所有细节。

    草长莺飞,百花齐放的春季,万物生长此时,清洁而明净。走在海边的何小北心情有些沉重,尽管天气就如这仪式感强烈的华夏清明节,沉郁而忧伤,阴沉着脸,还下着微微的小小雨滴。

    李健的歌《父亲写的散文诗》在何小北听后,八零后的自己有太多的感动感伤,他也相信有许多人和他一样,难掩泪痕不能平静

    一九八四年/庄稼还没收割完/彩球儿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今晚的露天电影/没时间去看/妻子提醒我/修修缝纫机的踏板/明天我要去邻居家/再借点钱/孩子哭了一整天哪/闹着要吃饼干/蓝色的涤卡上衣/痛往心里钻/蹲在池塘边上/给了自己两拳/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是他的青春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多年以后我看着泪流不止/我的老父亲已经老的像一个影子/一九九四年/庄稼早已收割完/我的老母亲去年离开了人间/儿子穿着白衬衫跑进了校园/可他最近有些心事/瘦了一大圈/想一想未来/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那时的儿子已是真正的男子汉/有个可爱姑娘/和他成了家/但愿他们不要活得/如此艰难/这是我父亲记里的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文字/这是他的生命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多年以后我看着泪流不止/可我的父亲在风中/像一张旧报纸/这是那一辈人/留下的足迹/几场风雨后/就要抹去了痕迹/这片土地曾让我泪流不止/它埋葬了多少人心酸的往事

    十年代的中后期是何小北的整个童年时光,金灿灿的庄稼田有他奔跑不玩的记忆。麦穗、高粱、玉米,还有那红彤彤的辣椒、红豆、绿豆……夜晚的露天电影、皮影戏、还有吼唱的秦腔,都是如今何小北的旧时光往事如昨,回想,总是让人嘴角含笑,乐的合不上嘴。

    最让何小北引以为豪的就是他的父母父亲不会写什么散文诗,却写得一手好字,母亲不会做山珍海味,确能变出美味的家常。都说八零后是沐浴改革开放的春风里最幸福第一代,而八十年代的西府农村,依然有些贫穷,几毛钱的冰棍和方便面都是比较奢侈的美食。许多的孩子上学都要去借钱,更有好多孩子根本就上不起学。

    是否是穿着白衬衫跑进了校园,何小北记不清了。泥泞的乡间小路他记得,因为下雨的时候,他穿的白球鞋总会被弄脏。谈起第一次上学母亲总会说“她当时还担心,小北会和别的孩子一样怯怯不愿去”。结果是自己担心多了,那家伙屁颠屁颠,乐此不疲。

    过节的时候,总会添些新衣服,是这个农村家庭家里永远不会少仪式。在如今的何小北感觉,秦川大地的农村过节的仪式感远远大于农村。家里有两台缝纫机,一台母亲总会使用,把扯来的布匹变成新衣服或是将漏洞的衣裳袜子补一补。而另一台总是闲置着。何小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北一次好奇的问奶奶奶奶告诉他“那个是你爸用的”。

    从记事起,从来没见过父亲用过。父亲或是忙着庄稼更多时间忙着走动在十里八乡去跑生意。他结实的臂膀能扛起两个麦子重量的麻袋,双腿走过的路都丈量不了。

    死亡是每个人生活的必经去路,也是活着最终走向的归路。在鲜艳的花朵终会枯萎,再美丽烟花也会变得暗淡无光。总有些时光,哪怕几分钟、几小时、几年,都会让你愿意用一些东西去换,不计较等价与否。

    世界上每天都有人在消失,一起的同学、一起的同事,何小北都经历过,生老病死是规律,然而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在死亡的年纪死亡,确实让人如此的无能为力、记忆深刻

    如今父亲成一个影子,成了一个不能忘的背影,没有吃过儿子的亲手做的便饭,没有穿过儿子买的新衣裳。真的有如果,小北愿在这日为你受难。这是何小北永远的痛。

    时光时光慢些吧,多想牵你的手在乡间的小路走一走。海浪一边敲打脚下的岸,看着无边的海,何小北将手中的小花缓缓的洒向大海,托那带着香味的花瓣捎去安康和祝愿

    听那海浪的声音,似乎听到父亲在叫喊着小北的名字,看着父亲遥远的天边微笑着,他的脸庞刚毅而慈祥,生动极了。

    父亲,愿您在天堂安好,没有车来车往!而我,在另一边,不再流泪!带着您给予的积极、善良感恩健康

    于是,小北也笑了,同孩子般,会心的灿烂。

      本文标签 :散文随笔 父亲 死亡 时光 散文诗 儿子

      本文标题:父亲:受难日里让自己面壁感恩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182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