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英雄:霜染黄叶熔晚秋

  • 作者: 雪落唐诗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7-09-13 23:12
  • 被阅读
  • 英雄:霜染黄叶熔晚秋

    夕照里,我盘桓在卧佛寺前这株金黄可掬、华贵雅韵、伟岸挺拔的银杏树下,久久不愿离去。

    秋末冬初,这株银杏树恰到好处地表达出这一季节的意绪:霜露尽染,一树金灿,碎金满地,秋韵溢彩。“等闲日月任西东,不管霜风著鬓蓬。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宋代诗人葛绍体的 《晨兴书所见》诗,好似就是为它“量体裁衣”。此刻,一朵云,一朵黄晕的镶有落日余晖的云飘伴着这株银杏,它越发显得俊丽深奥。飒飒西风里,落叶如蹁跹黄蝶。我突然觉得这漫天袅袅的黄叶,似从远古飘来了首首意蕴高古的诗经屈骚,胜似《镜花缘》中飘来的用“四书五经”作谜面的则则隽永典雅的“字谜”。面对这如梦如幻的诗情画境,不会写诗的我,竟然吟出了这样一联不知能不能叫诗的句子:清秋黄叶阔,雁阵横空远。

    银杏本身就是一部“史书”。佛教甚至认为银杏是圣树,所以在名山大川、古刹寺庵、无不有高大挺拔的古银杏,它们历尽沧桑、遥溯古今,给人以神秘莫测之感。那一年也是霜天万里的晚秋,我踏进了崂山太清宫,几株数千年的银杏树让我感慨万千。再后来见识了莒县浮来山的银杏树,拜访了郯城那株迄今发现的最大的雄银杏树,更感震撼。因而我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私下里我常想如果以树喻人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从远古走来的银杏树,最有资格代表我们中华民族。经历了冰川世纪的涅槃再生,就同于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一路走来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雷电雪暴,依然顽强的挺立着。”

    小时奶奶对我讲:白果树又叫“公孙树”,爷爷栽下树,到孙子才能结果。那时就觉得这漫长过程简直叫人绝望。上中学后植物课上才知道,银杏是现存种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是恐龙时代的遗老,但它比恐龙幸运多了,侥幸地逃过了冰川劫难,成了活化石。这让我对我们民族“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美德,有了深深的体会

    银杏也是一本“诗经”。特别是深秋的银杏树下,应该是一首首诗歌的诞生地。历代骚人墨客涉足银杏树下,留下了了许多诗文辞赋,令人怡情怡目。

    读小学时,姐姐送我一本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古代诗歌选》,我如获至宝,倍加珍惜。读诗时怕折了书页,便跑到村头土地庙前的银杏树下,捡了几枚金黄的银杏叶片夹在书中,作为书签。儿时的书大都送人了,只有这本书陪伴我一路走来,至今还静静地立在我的书架上。那枚银杏叶早已没有了灿灿的金黄,我却一直夹在书中,因为是它把我引进文学的殿堂。

    记得在一本书里读到“银杏叶传友情”的故事,这更让我对银杏树刮目相看。北宋诗人梅尧臣有一首《酬永叔谢予银杏》诗,“去年我何有,鸭脚远赠人。人将比鹅毛,贵多不贵珍。虽少未为贵。亦以知我贫。……何用报珠玉,千里来殷勤。”欧阳修收到梅尧臣寄赠的鸭脚(银杏叶),感而赋诗:“鹅毛赠千里,所重以其人,鸭脚虽百个,得这诚可珍。”读到此我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梅尧臣和欧阳修在北宋文坛上都是大师巨匠,他们的友谊是如此的纯真君子之交淡若水,指的就是这种境界吧。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多少失路英雄在西风残照里,叹流年如水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壮志成灰。最后流下英雄热泪。就连写出“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草莽英雄黄巢,起义失败后不也在《自题像》诗中感叹:“记得当年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倚栏干看落晖。”叱咤风云的起义领袖遁入空门,其人生感触一定非寻常人所能及。不平凡的戎马倥偬岁月与静如止水的僧侣生涯,其鲜明的对比,令人感慨。“天津桥上无人识”,生动地描述了英雄迟暮那种无可奈何的苍凉和悲哀,令人叹息。“独倚栏干看落晖”里呈现的“人生韶华短,江河日月长”的意境,令人回味无穷。霜林露染西风古道最令人伤心落泪,但“落日熔金”里银杏树是那样的遒劲潇洒超凡脱俗。与这株银杏树相伴的那株早已落光了叶子,空洞佝偻着躯干的唐槐,越发显得老态龙钟。寺前的那一湾碧水里的荷花已是叶枯茎折,满目苍凉,而一树黄叶的银杏更显温馨高大峻峭雄奇。

    薄薄暮霭中,飘来卧佛寺那悦耳的木鱼声,还夹杂着醉人的香火气息。细数落叶因坐久,终究还要一别。我轻轻对这株银杏树说了一声:“再见晚安!”银杏无语。我突然像僧人参禅般顿悟:卧佛寺里的晨钟暮鼓,袅袅香火,早已让你化身为得道高僧。几亿年前的第四纪冰川运动的炼狱涅槃,你已心静如水。在你眼里,人世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那又算的了什么。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你不语,是在告诉我:沉默如金?

    你不语,是在启迪我:这就是永恒

    注释:

    史载黄巢应是战死疆场,但也有传说黄巢起义失败后在洛阳做了和尚。陶毅《五代乱离纪》云:巢败后为僧,依张全义于洛阳。曾绘像题诗,人见像,识其为巢云。

    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标签 :散文随笔 英雄 失败 美句 美文 诗经

      本文标题:英雄:霜染黄叶熔晚秋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190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