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人生:清风有骨

  • 作者: 梅清欢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17-09-13 22:37
  • 被阅读
  • 人生:清风有骨

    翠竹经冬不凋,瘦而伟岸,及至凌云也虚心,所以在岁寒三友中占了君子的高格。它没有寒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韵致,亦没有青松“凌风知劲节,负雪见贞心”的挺拔,却独有一种遗世的风华。那几竿翠竹,或处寂静山林,做了高洁的隐士,与山水为伴,草木相守,不求闻达,不慕繁华;或处亭台楼阁,做了人间雅客,清风作伴,白云相陪,淡看月影,清描花魂。

    世人爱竹,爱它在百花争春,姹紫嫣红里的淡然,任百花搔首弄姿舞清影,它自默然安宁静如水。世人爱竹,爱它在炎炎夏日里的浓荫苍翠,郁郁葱葱,纵然骄阳似火,百草低头,它依旧不改青绿的颜色和高昂伟岸的身姿。世人爱竹,爱它在瑟瑟秋风,叶落花枯时的淡定从容,瘦减繁华万物皆枯,只有翠竹依旧风华绝代,如菊,迎风绽放,笑看盛世,快意恩仇。世人爱竹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爱它在冽冽寒风,皑皑白雪中的岿然挺拔,古道荒寒,风雪无情,任寒风漂洗,霜雪浸染,它依旧蓬勃生机,不与事耽。

    竹,带着亘古不变的青绿,在天地间自由地徜徉。没有人知道它来自哪里,亦没有人知晓它去向何方。只是依稀的记得,在荒寒的古林,有那么几株植物,携一身素雪,带几缕从容,在烟云弥漫,远离尘世的月夜里投下了斑驳的疏影。那就是竹,看惯了凡尘荣辱,尝过了世情冷暖,便出离三千世界,寻一处宁静的归宿,拂去一身的尘埃,与寂寞成为友人,和孤单做了知己,哪怕一生山寒水瘦,也要让心干净的纤尘不染。它是清风,却有骨,它是明月,但无魂。它集日月精华,吸山水灵气,沐春秋洗礼,滋养诗意人生,浸润别样的风骨。

    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

    莫嫌孤叶淡,终久未凋零。

    三国关羽《关帝诗竹》

    “莫嫌孤叶淡,终久未凋零。”关羽的一首《诗竹》写尽了竹子在艰难面前不肯屈服的忠肝义胆和富贵不能诱的忠义品格。寒风萧萧,皑皑白雪压尽枝头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那清瘦的寒竹却依旧固执的坚守,在它巍峨挺拔的身姿面前,霜雪早已失了颜色,散了方芬芳。在下邳城外同曹军作战中,关羽不幸被曹军俘虏,但他仍不肯屈服,一直思念义兄刘备的忠肝义胆。都说生命可贵,在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前,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两难境界里,有多少人会选择如竹一样的坚守,舍生取义,纵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亦要无愧于天地。关羽做到了,在那个动乱不安,烽火连绵的时代,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懦弱的退缩,无论是死亡的威胁,还是名利色欲的诱惑,他都不曾迷失自己,在那个烽烟俱在的苍茫尘世里,为世人竖起了深沉的精神坐标。

    关公笔下的竹是是勇士,是英雄,披荆斩棘,从混沌乱世而来。它自成高格,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在中华五千年的时光舞台上上演着一场忠义两全的戏。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唐王维《竹里馆》

    被誉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王摩诘与常人相比,自是独有一番别样的闲情逸致。诗人独自坐在幽深的竹林里,又是弹琴又是长啸,在竹林深处,清幽寂静,无人知晓,只有那天上的一弯明月将诗人相照。王摩诘是一位出尘的隐者,他独居幽谷深山淡然出世,饮清露,食竹笋,复又削竹为笛,抚琴长啸,淡然心性。在那寂静的山林里,诗人宁静、淡泊的心情唯有翠竹能够懂得,诗人清幽宁静、高雅绝俗的境界亦只有绿竹知晓。所以王摩诘宁愿与瘦竹相伴,与山林为依,也誓不再踏入红尘俗世半步。

    竹子可以做成笙箫琴笛,发出丝竹之乐的“清音”。因此竹比松梅更得文人青睐。竹子更是清新,飘逸出尘,一如摩诘,远离红尘,在幽篁深翠里,用四季闲韵,岁月清音,荡涤心灵,怡养心性。人生起落,其实只在一念之间,心静则红尘远,只要如摩诘一般,决然的抛却世间繁华,静坐流水深山,在烟云中寻觅心境淡然,在宁静中寻求心灵的平和,又何尝不是快意,逍遥的人生呢?佛说心不动,则万物皆不动。只有内心不为名利所累,不被浮华牵绊,才能如翠竹般,清净淡雅,悠然出尘,在山寒水瘦的独境中参透悠然禅机,了悟无名生死

    绿竹半含箨,新梢才出墙。

    色侵书帙晚,阴过酒樽凉。

    雨洗涓涓净,风吹细细香。

    但令无剪伐,会见拂云长。

    -唐杜甫《严郑公宅同咏竹》

    王摩诘笔下的竹生于寂静山林,是飘逸出尘的隐士,而杜甫笔下的竹虽长于庭院深处,供文人雅客观赏怡情,却也寄托了忧国忧民的杜工部曾经有过的宏伟抱负。那嫩绿挺拔的新竹有一半还包着笋壳,新长出的竹梢才高出深深的墙院;嫩绿的颜色逼人眼眸,绿色映照在书卷上,久久不退,似乎是天色暗了下来;当竹影轻轻移过,酒樽中

    <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a><a href=https://www.meiwenmeiju.cn/tags/meij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句</a>

    的酒也顿时变的清凉;新雨过后,竹子洗净了一身尘埃,更加秀丽洁净,微风吹来,送来淡淡的竹香;只要不被摧残,新竹一定可以长到高矗云霄。杜甫一生忧国忧民,他不仅有翠竹般直冲霄汉的抱负和豪迈,亦有新竹不被俗世的风风雨雨所摧残的坚韧与豁达

    庭院深深,锁住了几竿瘦竹,却锁不住竹子直冲云霄的决然。历史的风沙吹拂了千年,但是透过那几竿寒竹,我们依旧可以在时光的彼岸看到先生衣袂飘飘,矗立在大唐盛世的烟雨中,带着一颗胸怀天下的心,挺拔的身影如竹般伟岸,意气风发,看尽苍茫世事,走过无痕岁月,用波澜壮阔的思想丈量他真实朴华的人生

    万古湘江竹。无穷奈怨何?

    年年长春笋。只是泪痕多!

    唐李商隐《湘竹词》

    回首处,人生失意岁月无情。纵然是竹,亦有泪痕。多少个春风秋月的日子里,诗人独倚危楼,卧听风雨。不知他是否在遥想当年娥皇女英泪洒斑竹的凄然场景。他曾写下“相见时难别亦难”绵绵情意,也曾写下“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淡淡惆怅,然而此时,诗人只是一位仕途失意的雅客,在萧萧斑竹的面前透露了鲜为人知的心绪。这位情思婉转的无题诗人李商隐此时内心思绪万端,如许离愁,怕是江水,也难以载动。

    其实,聚散如烟云,来的时候了无痕迹,去的时候也悄无声息。世事无常,放下既是一切。苦乐由心,多少浮华世事,其实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仕途失意又怎样,只要无愧于天地,豁达乐观,因缘到了,他年自有果报。人生总是在浮浮沉沉之间流转,灵魂也总是在时光烟火中明明灭灭,唯有那洒泪的斑竹依旧不改青黛的颜色,不慕繁华,不问别离,任烟云流转,给诗人的心底带来最真实的慰安。

    插棘掠篱谨护持,养成寒碧映沦漪。

    清风掠地秋先到,赤日行天午不知。

    解箨初闻声簌簌,放梢初见叶离离。

    官闲我欲频来此,枕簟仍教到处随。

    -宋陆游《东湖新竹》

    昨日夜凉,清风过处,簌簌做响。静静的伫立窗边,心头了无闲事。庭院里竹影斑驳,月光倾泻,抖落了一地的寒凉。风气,已是初秋了,望着那几竿竹子,是入骨的清凉。从未曾想到过,月夜赏竹,竟是这样一番风味。踽踽独立的身影,似寂寞的行者,却又不贪恋人间烟火味道。让人不自主的想到千年前那位横刀跃马,驰骋疆场的,而如今却老去年华的陆放翁。不知今夜,他是否闲暇,会打点行囊,在这寂静竹林里安然入眠。

    陆游早年仕途坎坷,情场失意,晚年则退居家乡,和竹做了知己友人。他一生漂泊,浮浮沉沉,早已看淡了人间世事。浮世繁花不过云烟过眼,有何必为那无谓的烦忧倾注深情,交换心性。他是真的看透了,也是真的释然了,所以不再为既定的结局做徒劳的挣扎,选择淡然心性,开始了只要一竹一书的生活

    光阴飞渡,折一支翠竹赠予故人,不知在时光的彼岸是否仍在

    固执的等待。当最后一支莲荷枯萎,当最后一片落叶凋零,你是否真的愿意与鲜衣怒马的过往做到洁净相忘,然后清净自持,在青石铺就的石板路上淡淡的怅惘,在云聚云散的人间剧场,望断最后一只南飞的孤雁。

    可使食无肉,不使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医。

    傍人笑此言,似高还似痴。

    若对此君仍大嚼,世间那有扬州鹤?

    -宋代苏轼《于潜僧绿筠轩》

    时光无言,穿越了千年。刹那,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风烟璀璨的大宋王朝,豪放飘逸,风度翩翩的东坡先生站在历史的河岸,似萧萧疏竹,凌风而立,挺拔傲岸,不事雕琢,自有清风朗月的韵致和清瘦淡泊的情怀。

    东坡先生载竹种竹,裁竹竿为筏,碾竹叶为墨,泛舟赤壁,歌咏千古风流的悠悠往事,写就风华绝代的诗词篇章。多少人苦苦追寻的热闹,心心念念的繁华,在东坡先生的眼里不过是浮云花事,在因缘轮回四季里不明生死,不知下落。看惯了宦海浮沉,人生起落,他早已跳出尘寰,千年功名,不过东流之水,万世利禄,皆是云烟过往看透了世情冷暖,离合悲欢,他只要闲云野鹤般的飘逸无尘和明月清风般的自在安然。

    竹有清芬,且有风骨,它不畏强暴,直道而行,卓然为人。正如东坡先生,从不曾相向俗世屈服,任红尘万丈,他只化取一方。所以性情高洁东坡先生与翠竹做了经年的陪伴,也只有那庭院里的几竿翠竹,可以让先生徜徉于尘世间,不问来路,不寻归宿。

    举世爱栽花,老夫只栽竹。

    霜雪满庭除,洒然照新绿。

    幽篁一夜雪,疏影失青绿,。

    莫被风吹散,玲珑碎空玉。

    清郑板桥《竹》

    竹没有百花妖娆的韵致,却独有素洁出尘的气质;它不似梅花,冷艳清香;不似水仙,玉骨冰肌;亦不是莲荷,清雅秀美。翠竹经寒霜而不凋,遇冰雪而不折,饮风霜而不屈,自是独有一番遗世独立的况味。

    被称为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居住在瘦水瘦风的扬州,在瘦竹瘦月的庭院,邀三五知音,携几壶美酒,在这瘦山藏龙,雅客聚集之地月下清酌,挥毫泼墨,酒后的诗情就跃然纸上,成就绝代风华的诗书画章。

    世人皆爱种花,而郑板桥先生却是难得的清醒,唯爱栽竹。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独爱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周敦颐。他们都是红尘隐者,对世人追寻的蝇蝇名利抛之若鹜,却独对山水草木交付了深情。郑板桥在山水人文中滋养性情,在竹林雅客间陶冶情操,亦在风物人情中寄托情思。他一生画竹咏竹,才高于世,却不慕虚名,清明遗世。他画竹是爱极了竹子不同于世俗的高洁伟岸,亦是寄托了他瘦山瘦水,隐逸出尘的情怀。他咏竹,则是因了自己便是淡尽繁华的竹,他一生都在及时行乐,醉于樽前,倒在竹林,扎根岩石,屹立于巍峨青山之间,在风雨飘摇的尘世间独守一份清醒

    青青翠竹,无论是处在寂静山林,还是身居五味红尘,都以其伟岸的身姿,傲雪的品格,清瘦的风姿,高雅的涵养,俊逸的神采,在明月清风之下,为芸芸众生寄存淡远的风雅,滋养无声的烟雨。世间风景天然自成,清新淡丽,无论时光过去了多久,能永远留存了唯有那一剪闲逸的光阴,与人世永远相伴的唯有那几株草木

    人间是最能包罗万象的剧场,红尘涉水而过,历经了千百世的风华,它依旧上演着一出永不落幕的戏。如果有一天,故事剧终,选择出离,一定不要忘记,在那山寒水瘦林间深处,还有几竿寒竹,带着经世的执着,在云林深处,为芸芸众生而守候。不为其他,只为了,教给俗世的你我一种简简单单的活法。

      本文标签 :散文随笔 人生 红尘 时光 繁华 一生

      本文标题:人生:清风有骨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meiwen/191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