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鬼故事
文章内容页

古镇皮货子故事之娃说话

  • 作者: 扁豆
  • 来源: 美文美句
  • 发表于2020-04-23 20:32
  • 被阅读
  • 村外,有一堵破墙,墙角都是青苔,砖缝里钻出小草。一大片一大片的鸡爪子秧摇摇晃晃。

    破墙周围有一道水流,从破石洞里翻出来,春天,小蝌蚪一群一群地游出,咱们捉到手里,看着这些逗号。

    他们在我的手心里,痒簌簌地,我的手把不紧水,水滴落下去,小蝌蚪没有了水,悄然颤动尾巴,看得我疼爱了。

    这堵墙,是奶奶庙的墙基,奶奶庙早荒废了,神像也没有了,咱们在这儿挖土玩,偶然能够挖出瓷娃娃。这些娃娃扎着双髻,捆着双绳,红彤彤的脸颊,漆黑的眼睛

    妈妈不许咱们把他们带回家,说他们是“娃娃大哥”,是别人家的孩子,“大哥哥”不能带到家里来,他们会说话,会走动,会把老妹子背跑了。

    我心里疑问,跟小狗子说,这么美观的娃娃大哥,不能扔野地里吧?

    小狗子很犯难,他说,老妹子有了娃娃大哥,只喜爱跟他们说话,不怎样理睬他了。这娃娃大哥说不得有点神道,或许真是活孩子,说不得把老妹子背着跑到墙洞里,老妹子又娇气又爱撒赖,这娃娃大哥不得气愤么?他们要是气愤,他们就不会宠着老妹子的!

    娃娃大哥们只好待在这破墙周围,我扯来大树叶,遮在他们头上,吩咐他们要多多睡觉,不要乱跑。

    正午,太阳明晃晃,三哥用胶泥做手枪,小狗子要做把弹弓。三哥容许带他打麻雀。三哥枪法特准,只需麻雀从天上飞过,他一扬手,摆开弹弓,就把麻雀打下来了。

    一个人无聊,我想去奶奶庙的破墙那儿玩了。小狗子顾不得我,三哥看看我,说,大正午的,不要处处出溜去,睡午觉吧。

    我睡不着,三哥和小狗子都顾不上我,我悄然溜出去,往破墙去了。

    正午,小村落没有什么人,处处静悄然的,我溜到破墙这儿,土热哄哄,烫得大脚丫疼。我把脚丫子送进土里,用力扎下去,觉得脚尖一片清凉,我知道,我踹到了娃娃大哥。

    我开端挖土,过了一瞬间,一个瓷娃娃露出来,我用袖子擦他的脸,他的眼睛眨起来,我模糊了。

    好美丽的瓷娃娃,他笑眯眯地,凝视着我,温润的脸颊,长长的眉毛,挺挺的鼻梁。

    我把他托在手里,歪着脑袋看他。

    正午的艳阳,在碧空里热辣辣地照着,我觉得脑袋发热,眼前光斑闪耀,这娃娃大起来,又大起来。

    他蹲下来,抓住我的手,我的手都是泥土,指甲没有整理。

    晚上睡觉前,减哥哥会查看我的手指,细心地用指甲刀除掉尘垢。

    “胖胖要爱洁净!”减哥哥说,“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儿!”

    “小狗子都不洗脸!”

    “嗨!”减哥哥说,“他是男孩子。”

    我看着哥哥,他低垂着头,睫毛鸦羽相同,蝶翼相同哆嗦。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减哥哥不见了。没有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没有减哥哥!”二哥说,“你只要大哥二哥和三哥啊!”

    “不会吧!”小狗子说,“老妹子不是只要三个哥哥跟我么?我怎样看不到减哥哥?”

    我坐在泥土里,仰着头看着,面前的娃娃大哥,清楚便是减哥哥

    “你在看什么,老妹子?”他问,声响清凉凉的,“你不认识我了么?”

    我觉得严重,我良久没有看到减哥哥了,我碰碰他的手,这手冰凉,我抬着头,凝视着他。

    阳光忽然变得冷起来,阴风阵阵,我咬咬舌尖,觉得痛,知道不是谜证,这娃娃大哥活过来了。

    他从上空仰望下来,阴凉的气味,没有一丝热气,他的脸迫临过来,漆黑的眼球呈现了异色,闪着猫眼的诡光,这目光凝成了网,漫山遍野落下来,珠光相同,缠裹住了我。

    我撤退一步,后背顶在墙上,呼吸短促起来,透过这瓷玉的胸膛,太阳失去了热度与光辉。

    正午的小村落成了魔域。

    我拼命睁眼,头重如裹,我听到妈妈哥哥的呼喊,比及我理解过来,我趴在妈妈后背上,听小狗子说,我那天,独自一人在破墙边睡着了,三哥背着我,妈妈把我送到小医院,大夫白白用长长的银针把我“扎”醒了。

    比及我能够下炕,村边的奶奶庙破墙,被铲平了。

      本文标签 :鬼故事 哥哥 奶奶 妈妈 生气 眼睛

      本文标题:古镇皮货子故事之娃说话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meiju.cn/wen/436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