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55
    2018-06-23
  • 母亲的辣椒酱我家的饭桌上总是少不了一道调味品辣椒酱,都是母亲亲手做的。 老家的屋前有一块菜地,每年,母亲都要种一垄蚕豆,一垄小辣椒,用于做辣椒酱。 梅雨季节来临时,母亲就会将晒干不久的新鲜蚕豆拿出来,放在清水里浸泡三天,洗净后煮熟,捞出放入冷水中浸片刻,再剥外皮...[浏览全文]

  • 47
    2018-06-22
  • 月明家团圆月是故乡明,洒下的柔和月光,笼着每个归家之人心。题记 这天,刚立春不久,同往常一样,天晴,微寒,柏油马路上奔驰着汽车,行人匆匆走着,不同的是,我在这匆匆的车轮声与脚步声中听出了归家的迫切与喜悦。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回家路上的我亦是心情激动。...[浏览全文]

  • 51
    2018-06-22
  • 永远住在山腰上的爷爷爷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是一个儒雅博学的长者;是一个慈祥和蔼的老人。那一年我二十岁,正值高考,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冬天疼爱着我的爷爷与世长辞,他将永远住在那个山的半山腰上。 从我记事开始爷爷就是一个精瘦高挺的一个人,干练的短发,一双深邃的眼睛...[浏览全文]

  • 46
    2018-06-22
  • 时光的秘密虽然我已经离开了家,但把回忆留在那儿,等到四季交换,我就会回来。这是寒假结束后回来长沙,我发的第一条朋友圈,时间01:47,地点长沙黄花国际机场。 三十多天的时间匆匆而过,放假时父母在车站接我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转眼,我又身处这个与父母相隔千里的...[浏览全文]

  • 47
    2018-06-22
  • 原来,你是我无法忘却的遗憾小时候,每每有人取笑我,妹妹,你姓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到,欧阳。那时年少无知的我,总是说着胡话。不过正因为年少无知,才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 我的姨妈去世的时候还很年轻,40来岁,是13年走的。她患病的时候我去看过她一次,当时进到屋子的时候,...[浏览全文]

  • 37
    2018-06-22
  • 母亲的快乐是安静的吃早餐的时候,妈妈问我:还记不记得日本的松岛?我笑了笑,想起好久以前曾与妈妈在天地一片雪白的松岛拍下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我脸红红的,长头发,戴着一顶浅灰色的羊毛软帽。那年,我才18岁,而如今妈妈已80岁。 我已经不大记得那趟旅行的细节了,可是还记得妈妈在旅...[浏览全文]

  • 37
    2018-06-22
  • 妻子的空位老婆因为一次意外事故离开了我。我无法兼顾母亲的角色,备感挫折。有一天我出差,时间很紧,清晨赶着出门,还没将孩子安顿好就得离开家。正巧前一天有剩下的饭,我热了蒸蛋,向还没有睡醒的孩子交代了一声,就出门去了。 为了照顾好孩子的饮食,我无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浏览全文]

  • 3
    2018-06-20
  • 母亲的短信一 母亲历来节约,始终不愿意给乡下的老家装个电话,用母亲的话说,电话费高,不打电话都还要交座机费,太浪费。于是,每次给母亲打电话都要打到邻居家,听见母亲气喘吁吁跑来接我的电话,我的心总是很疼很疼。所以我决心要送母亲一部手机,不为别的,只为母亲能平静地...[浏览全文]

  • 33
    2018-06-20
  • 一碗捞面条到洛阳出差一周了。 下午忙完,我便决定回趟老家。夕阳的余光游走在城市楼房的轮廓中,大街上车来人往。我不喜欢城里的热闹,会吓跑夕阳,家里这时候,风是轻的,田野是静的,夕阳是害羞的。 大巴车只到镇上,离老家还有十里路。一下车就听到有人喊我,是父亲。父亲一...[浏览全文]

  • 38
    2018-06-19
  • 展信佳,我的超人小时候总觉得,爸爸是超人。他总是以高大的肩膀去撑起一片天空,告诉我,我可以无忧无虑的长大;他总把我放在肩上去看远方,告诉我,世界还很大,我可以尽情撒野;他总帮我抹掉脸上的鼻涕和泪,告诉我,没什么过不去的,你只要努力了就好。 现在觉得,爸爸依旧...[浏览全文]

  • 33
    2018-06-19
  • 重阳明月九月初九,重阳节,又称重九节和老人节,是老人们踏秋赏菊,尽情桑榆晚景的日子,也是儿女陪伴共享天伦的美好时光。 今天,周六,重阳节,父母的节日。 这次陪父母过节,没有了以往的氛围和热闹,显得凄清单调了许多。这是老屋拆迁后,第一次客居他乡的重阳...[浏览全文]

  • 18
    2018-06-19
  • 妈妈的粽子可能是因为贪吃的缘故吧,一说起过节,首先想到的都是和吃有关的东西。 我记事时,正值七十年代中期,文革刚结束,改革开放还没有开始,物资极端匮乏,精神生活更是一片荒芜。我们这些生活在小城镇的工人家庭,日子过得并不惬意,仅仅能维持温饱,基本上一个...[浏览全文]

  • 41
    2018-06-19
  • 明亮的玻璃瓶子父亲去世,他处理完后事,打算收拾一下父亲的遗物。一进房间,他的目光就被桌上一个瓶子吸引住了,他不禁有些鼻酸。那瓶子上面涂着花花绿绿的颜料,又丑又奇怪,可看着那个瓶子,他的心阵阵生痛 父亲是个捡废品的,说难听点就是个捡垃圾的,母亲嫌弃丈夫,丢...[浏览全文]

  • 49
    2018-06-19
  • 母亲的嫁衣母亲一共有八套嫁衣。听说还是当年父亲借钱置办的。 那时的公社文艺队,母亲是腰鼓手,父亲是唢呐王。母亲敲的腰鼓节奏铿锵。父亲吹的唢呐高亢激昂。没有甜言蜜语,也没有花前月下,母亲便嫁到了高山上。 母亲极少穿嫁衣。可是,一身的粗布衣着依旧遮不住她的美丽。当...[浏览全文]

  • 48
    2018-06-18
  • 父母双亡时,你才真正成年2009年9月,母亲去世,次年1月,父亲也走了,我在45岁时成了孤儿。 有人说当父母双亡时,你才真正成年。如果这话是真的,那我则走完了一段长得离谱的青春期。其实上,我应该感到欣慰,我父母做了很多人希望自己父母能做的事:漫长的退休生活中他们互相照应,相依相伴直...[浏览全文]